当前位置 | 首页 >> 他用雕塑记录特殊时期——访新桥艺术园区的雕塑家、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罗小平

他用雕塑记录特殊时期——访新桥艺术园区的雕塑家、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罗小平

2020/6/30 10:55:33 来源:松江报 作者:牛立超/文、岳诚/图 选稿:张力韵

  “与小平认识有二十年,观赏过他所有的作品。如果其他作品是展示他才华的话,那系列作品《隔离期手记》彰显的就是他最重要的生命品质——人性中的悲悯。悲悯是高贵的,因为只有怀拥悲悯的人,才会真的纪念苦难,才会真的给生命以高贵。”这是一位好友对罗小平及对他作品的评价。

  罗小平是中国美术学院教授、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其陶艺雕塑作品受到国内外行家的瞩目和好评,曾获得全国陶瓷评比一等奖、日本国文部大臣奖、入选法国卢浮宫国际美术展等。在位于新桥艺术园区的工作室里,记者看到罗小平的雕塑作品,大都以陶为主要材料,塑造的人物形象涵盖社会不同阶层,品致拙而趣高,宛如天成且富于变化,展现了其他雕塑形式无法企及的玩味特质和超凡感染力。

  与大多数人一样,疫情期间罗小平也隔离在自己的工作室里。他说,这次新冠肺炎疫情让每个人都无法置身事外,虽然自己在隔离,但每天关注新闻,也被每天发生的事情感动着。他再也坐不住了,决定用自己的方式来记录和诉说当下发生的一切。从隔离期开始,他每天手记了一个浮雕人物,作品则按照日期来命名。刻画的这些浮雕人物,都是与此次疫情相关的普通人。口罩虽然遮住了他们的脸部和表情,但是从罗小平的作品中我们仍然能够感受到医者、警察、志愿者的坚强与勇敢及患者对生的渴望与对死的恐惧,也能够读懂一位艺术家关于生命的意义的思考以及他慈悲的内心世界。

  特殊时期的内心真实写照

  “我的《隔离期手记》的创作,最初源于对灾难面前脆弱生命的怜爱和哀痛。”罗小平介绍说,疫情发生后,无数白衣勇者毅然决然勇敢逆行,让我们看到了人间的慈爱。然而,那些转瞬即逝的病人,是他们心中永远无法驱逐的痛。

  当这次灾难成为众生生命的底色和背景时,罗小平开始对艺术提出了疑问,“如果艺术仅是一种小众的学术,无论它是从文化还是社会的角度上看,都是没有多大意义的。因此,我必须用创作,对这场灾难中所发生的事情,表达我的态度。我希望在观照自己内心的同时直面社会”。正是基于这样的思考,罗小平不知不觉地在40多天的时间里,用肖像的形式,创作了四十多件各种浮雕人物。每创作完成一件人物作品,他都会同时发在微信朋友圈和微博上,获得了许多人的认同与点赞;还在行业媒体平台进行集中展示,收获了不俗的阅读和好评,这让罗小平觉得精力上充沛,所做的事情也有了价值和意义。罗小平介绍说:“这里的每一件作品,从艺术的角度看不管好点或差点,无不是我用塑刀,于悲悯、泣泪的交集中,仿佛在石碑上深深刻下的印迹。观者的反馈让我认识到,根植于现实社会的艺术创作的真正意义,也能触动拥有善根且普通的人们心底的情愫。《隔离期手记》的创作,是我在一个特殊时期的内心独白。”

  一座谱写悲悯乐章的纪念碑

  罗小平创作的素材,参照的大都是来自新闻事件和图片,这些直击内心的事件,让他并非需要过多的思量,就让作品走向了深沉与深刻。在《隔离期手记》中,有一位小男孩穿着大大的防护服、带着口罩,虽然看不清他的容貌,但眼神里的怯弱与无助显露无疑。据介绍,这件作品取材于一则报道:武汉一个六岁的男孩与爷爷隔离在家,爷爷在卫生间病亡了三天,男孩给爷爷尸体盖上被子,自己以饼干和水为生,直到居委会工作人员前来了解疫情时才打开了门。工作人员问男孩为什么不出来,孩子说,爷爷告诉他外面有病毒。“真实的现实,比我们设想的还要撞击人心。”罗小平告诉记者,这个孩子的肖像,是在泣塑中完成的,他无法自拔地沉浸在对孩子的疼惜中……

  作品中,也有一些来自想象。有一则新闻报道武汉有位90岁老母亲,在64岁的儿子被确诊患上新冠肺炎后,为了家庭其他成员不被感染,她自己冒险独自照顾儿子五天五夜,直到把儿子送进隔离病房,还书写一封永远无法送达的信,信中嘱咐儿子“要挺住!”但儿子在进医院的第二天就去世了,医生担心这位老母亲接受不了残酷的现实,迟迟未通知老人家。这些真实的故事,让罗小平潸然泪下,他没有老人家的照片,但他塑造了一位心目中的老母亲,在艰险中呈现出脊梁般的勇气,让观众感受到“女子本弱,为母则刚”的伟大。

  在《隔离期手记》这组系列作品的创作初期,罗小平有个计划,就是一直创作下去,直到可以再次自由呼吸,展开双臂拥抱朋友、爱人和孩子,奔向山川大地的那一刻,他才会放下手中的雕塑刀,甚至计划这套作品的最后一件会雕塑一个不戴口罩的自己。然而随着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抗疫之路任重而道远,于是他决定在口罩还不能脱下的时候,放下满是泪痕的塑刀,暂时闭上眼睛,在自我的恢复中,再重聚心底的希望和力量。

  罗小平有一个愿望,将《隔离期手记》这组系列作品陈列在自己的展览馆里,让来观展的朋友包括他自己,记得这也是一个“碑”,记住为疫情牺牲的医护人员,记住在疫情中逝去生命的民众,重新想一想关于生命的议题、关于人类的反省。罗小平说:“我们不能总在灾难来临之时祈祷,在灾难之后一切又是过眼云烟,如果那样,死者何以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