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金山仲裁服务“云中”调解显神通

金山仲裁服务“云中”调解显神通

2020/3/26 10:05:09 来源:东方网 选稿:韩聪聪

  据《劳动报》消息,一个多月来,因新冠疫情,大家的工作和学习方式发生了巨变。孩子们逐步适应在家上网课,而更多的成年人则开启了一场远程办公的大规模“社会实验”。政府部门、企事业单位与社会团体等,无不积极“尝鲜”。这其中,金山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在疫情期间推出了“云中”调解服务,令部分当事人所期待的“足不出户,案结事了”成为现实。截至目前,金山仲裁已通过“互联网+调解”模式成功调撤了近30起劳动争议案,另有数起正在进行中。

  微信调解助力“案结事了”

  2月15日,远在安徽老家吴某的手机上收到了一条“账户存入××××元”的短信通知,心中的大石终于落定。就在几分钟前,远在千里之外的金山仲裁院,他的代理人——金山区总工会职工法律援助中心的援助员为其在调解书上签字,随后,前东家拖欠数月的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就到账了。

  仲裁员小蒋是吴某劳动争议一案的仲裁员。她告诉记者,除了必须“面签”调解协议书花费的短短2分钟外,前期的整个调解过程,都是以微信为主,辅以电话的“互联网+”新模式中完成的。

  截至目前,包括小蒋在内的十多位金山仲裁院仲裁员已成功调解了11起劳动争议案,另有28件案件因诉求达成共识,争议申请人出于自身利益的最大化,选择了撤诉。

  相比传统的电话调解,微信调解的优势非常明显。小蒋表示,“传统的电话只能起到居间了解劳资双方诉求的作用,一切落实到确认事实的部分,其实都必须在面对面的情况下完成。”而在微信里,基于可发文字、语音,可提交图片、文字资料的各项办公功能,仲裁员完全可以先期与劳资双方单独沟通,居前促成双方诉求趋于一致;并在必要时,建群让双方举证、质证,并直接确认调解书中的一切事项等。

  此外,微信调解还能起到情绪“防火墙”的作用。相对弱势一方的劳动者,难免会在语言上激进,若是直接的电话或是面对面沟通,有时仲裁员的情绪也会被激起。“但通过微信,我们就不需要第一时间面对了,仲裁员可以凭借专业与情商来更好地应对。”小蒋说。

  开辟线上庭审新“实验”

  在微信调解之外,金山仲裁还尝试了一次微信开庭。

  3月5日上午10点,第五仲裁庭“正在开庭”的红灯亮起。仲裁员小蒋与书记员像往常一样,在各自的座位坐定。除了她俩之外,庭审室再无旁人。本次劳动争议一方的企业因无法联系缺席庭审,小蒋微信连线已在住所等候的劳动者,一旁的书记员则飞快地闻声打字。

  “现核对应到庭人员,申请人是否到庭?”“申请人到庭。”

  “请出示身份证原件(正反面)。”“好的。现在正式开庭,我是本案的仲裁员,你能否听清我的声音?屏幕上能看清我们的画面?”“能听清,能看清。”

  这是一起劳动者“状告”企业欠薪的案子。企业的法定代表人无法联系,春节前已完成了2个月的网络公告时间。若再因疫情延期审理,劳动者则又需重新等待数月的网络公告。考虑到本案诉求简单、事实清楚,金山仲裁决定尝试首次线上开庭。

  线上开庭对于网络条件的要求更高。为了确保万无一失,金山仲裁在事前与劳动者还做了两次庭前调试。“不过当天的个别时段还是出现了网络卡壳,造成了‘吃字’问题。”在一些严重的“吃字”问题上,劳动者表达了“不是的”,而可能因为网络故障,仲裁员听到了“是的”。

  “所以,这就相当考量仲裁员对细节的把控,在一些关键信息(诉求事项、金额)上,先要反复口头确认,并形成书面文书与对方最终确认。”小蒋说道。

  规避风险继续做下去

  本周起,上海已将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调整为二级响应。金山仲裁也陆续恢复了部分案件的现场庭审。

  眼见5G时代悄然到来,更新迭代的移动互联网办公软件,功能愈发完备强大,金山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负责人告诉记者,这样的“云上”仲裁服务值得继续做下去。

  首先要解决的,是院内仲裁员轮流使用一台公用手机的“捉襟见肘”局面。但作为法律人,首要考虑的是在普及之后,可能存在的一些风险问题。

  “在过去,会有人冒充公检法来进行诈骗,那么未来会不会也有人冒充我们仲裁办案人员呢?所以,相关的宣传一定要大力跟上,告诉公众,‘昵称和头像’都可以伪造,但唯一要认准的是这个‘jsldzc’的微信号。”负责人认为这是需要重视的一个潜在风险点。

  除此之外,更多是对内建制的完善。一旦未来仲裁员人手一个工作微信,微信调解服务变得更加常态化后,需要进一步规范仲裁员的使用细则。比如,在微信中的规范用语或者行文,保障加强手机的保密功能,防止被泄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