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徐汇90后社区“翻译官”:SARS时我们是一群被保护的孩子

徐汇90后社区“翻译官”:SARS时我们是一群被保护的孩子

2020/3/26 10:25:33 来源:东方网 选稿:韩聪聪

  据《劳动报》消息,我叫陈天,是徐汇区湖南街道复中居民区东方巴黎霞飞苑小区东湖物业的员工。不过,小区居民都喜欢叫我“天天”。说起来,我应该是小区工作人员里为数不多的90后。

  当初应聘成为一名物业人员时,我以为自己每天要和大爷大妈们打交道,要处理小区里鸡毛蒜皮的琐碎事,想想就有些头大。没想到今年春节的一场新冠肺炎疫情改变了我的想法。虽然不像医生护士们冲在疫情第一线,但是在这次社区防控过程中,我似乎重新认识了自己,也重新审视了自己的职业。

  跟印象中的90后不一样

  东方巴黎小区里居住着来自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国际友人,意大利、德国、韩国、日本……585户居民中近四成是外籍居民。

  接回返沪外籍居民,安排居家隔离事宜,照顾好隔离居民的日常生活……看着因为工作已经住在居委会十余天的曹越杰书记,我寻思着自己作为一名年轻人,应该出份力。

  随着重点国家名单上国家数量不断增多,小区防控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此前陆续回沪的外籍居民中,大部分人不会中文,说着英语或者意大利语。每次见到居委干部,他们似乎都在为外语沟通的事情发愁。

  而我呢,在澳大利亚留学了8年,英文还不错。于是我找到物业经理,表明自己想要担任翻译的想法。“我英文还不错,有留学经历,也比较熟悉欧美人的生活习惯、风土人情。”那天,我紧张地说了好久,仿佛这是一场特别重要的面试。“这是我做好的中英双语登记表和告知书。”说着,我递上做好了的双语表格。

  曹书记笑着听我介绍完,拍了拍我的肩,说道:“小伙子不错!”从那以后,我和居委干部们成了固定的工作搭档,一起接送返回外籍居民,上门排摸,提供居家隔离人员的后勤服务。

  每当收到街道通知,有外籍居民今天要抵达小区。我便跟着居委干部风风火火赶到现场,做好信息登记后,再把他们送回住所,当然还要将他们拉进“国际群”中,有什么疑问以及生活需要,可以发在群里,我看到了也可以帮忙处理。

  曹书记总夸我人细心,眼里有活。“你跟我印象中的90后不一样。”听到曹书记的话,我其实有些脸红。这就是我的工作职责,有什么好推脱的呢?其实我还有句话想告诉曹书记,我们90后已经不是孩子了,可以担得起重任。

  为了说服老外我们操碎了心

  工作累吗?主要是“心累”!物业工作本来就是琐碎的。如今加上疫情防控,每天操心的事情可真的太多了。

  3月初,刚从意大利回来的Andrew(化名),便让我和曹书记操碎了心。当天我和曹书记得知他要回小区了,按照正常程序,带上防控告知书、小贴士,我们赶到他家。

  “不,我不想待在家里这么久,我想去楼下喝咖啡、散步。”当听完我们的告知详情,Andrew有些激动。这位性格活泼阳光的男士面露难色,表示不能接受。我也明白他的想法,待在家里这么久,难免会焦虑烦躁。可是14天居家医学观察是一定要做的。这既是对Andrew负责,也是对小区居民健康负责。

  我用英语告诉他,这是疫情防控的需要,外籍人员一定要遵守,这也是为了他着想。“你有什么困难,可以跟我说。”我尝试着安慰他。Andrew不断摇着头,说“不,不”。

  后来跟他交谈,才知道原来Andrew回上海前,曾在新加坡居住,因为疫情的关系,也曾被要求在家里隔离。“我真的待不住。” Andrew苦着脸,几乎要哭出来,怎么都不肯登记信息、填写随申码。

  眼见着他越来越焦躁,我想了想,向曹书记提了建议,不妨让他先冷静一晚,第二天我们再上门劝导。考虑再三,曹书记点了点头。“你不要急,今天先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再来一趟,有什么需求可以跟我们说。”我对Andrew说道。

  第二天,正好有一户从新加坡回沪的居民到家了,登记完信息,同时帮助他们申请了随申码。这让我灵机一动,Andrew之前这么抗拒,估计也是因为觉得要居家医学观察这么久。不妨用这户人家的情况做例子。

  当天,我和曹书记再次拜访了Andrew家。“今天有家从新加坡回来的居民到小区里了。”刚坐下,我便开门见山地告诉他,“虽然是重点国家回上海的居民,居家观察14天,只要一切正常,就可以自由出入。”

  听了这个例子,Andrew有些放心下来。“好吧。”他摊了摊手,配合了我们的信息登记工作。

  第一次穿防护服兴奋地合影

  春节以来,疫情防控工作越来越严格。小区门口设置测温点,搭建快递架。新闻里每天都在播报确诊人数、行动轨迹,让我不由回想起SARS。当时我才上小学四五年级,每天上学都要测体温,放学后乖乖回家,哪儿也不去。如今我竟然站在了疫情防控工作的一线岗位。

  出门上班前,老妈总会叮嘱我“口罩戴好,当心点!”家里口罩也不多,他们总是把最好的N95口罩留给我。下班回家,家务活也不让我做。“工作累了,好好休息。”每次听到他们的话,我都忍不住眼泪打转。社区防控工作哪有不苦不累的时候,很感谢爸妈的支持。

  有一天,我接到曹书记通知,要去接重点国家返沪的小区居民。“天天,我准备了两套防护服,我和你一起去。”听着曹书记打来的电话,我竟然还有点小兴奋,这是我第一次穿防护服。此时的新奇感超过了对疫情的紧张感。

  来到办公室,曹书记已经等候在那里。我们迅速换上防护服,蓝色全身隔离衣、橡胶手套、护目镜、口罩,我们包裹得严严实实,出门迎接居民。妥善安排好居民的隔离工作后,我和书记一起拍下了照片。我小心地珍藏起这张照片,它是我这一路成长的证明。

  17年前,我们是一群被保护的孩子。17年后,我们也冲在了保护他人的第一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