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眼里心里全是病患 松江区援鄂医疗队工作纪事

眼里心里全是病患 松江区援鄂医疗队工作纪事

2020/2/3 15:00:41 来源:上海松江 作者:王梅 选稿:潘馨仪

  “我们病区有个70多岁的老奶奶就快出院了!”说这话时,松江援鄂医疗队成员黄晓莉似乎忘记了膝关节的疼痛。去武汉前半个月,因为膝关节进行性退化她还在医院打封闭针。到武汉这几日,在病区上班的她,一直戴着护膝。

  到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报到的第一天,她便领到了在污染区24小时值班的任务。她告诉小松,自己的任务其实不算太重,虽说是24小时,但理论上没有紧急情况夜间还是可以休息的。可事实上,她基本都是趴在桌上眯一会儿,一夜下来睡三个小时左右。2月1日中午,本来就膝关节疼痛的她还突然拉起了肚子,实在痛得难受,才到清洁区休息了一会儿。说起这事,她有点不好意思:“估计是趴在桌上休息受凉了。”

  与病人打交道的这几日,除了要帮病人量体温、测氧饱和度、加补液体、取咽试纸和肛试纸标本外,她还要帮病人打开水、送饭、打扫病区卫生等。“虽然和病人相处的时间不长,但彼此的心是贴在一起的。”黄晓莉说,病人对医护人员非常尊重,进门时的一个微笑,送上热饭时的一句谢谢,都让她感到无比温暖。

  “刚进污染区时,那位70多岁的老奶奶还需要吸氧,说话中气也不足,早上,老人已经能自己洗脸刷牙了。”聊起老人的情况,黄晓莉告诉小松,看着病人一天天好转,她打心眼里觉得无论多么辛苦都是值得的。

  疫区的患者需要更多的关爱

  2月1日是松江援鄂医疗队成员刘双园到武汉第三医院第一次上夜班的日子。本该凌晨4点去接班的她头天晚上便到了医院。听同事说晚上会很冷,她还尽可能地加了衣服。透过病区的玻璃,凌晨3点的武汉灯火辉煌。“街上的霓虹为谁而亮?”这样的问题让她感到有点窒息。

  隐隐的失落并非没有缘由,刘双园的失落是为在死亡线上挣扎的病人。当晚,一位年迈的患者请她帮忙给手机充电,接过手机却发现电量是满的。“叔叔,现在还不用充,电量是满的。”令刘双园没有想到的是,一句无心的实话却让老人陷入了沉默。半晌,老人说:“还是帮我充着吧,我怕手机突然没电接不到家人的电话。”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老人的刘双园鼻子一酸,只好帮老人充上了电量满格的手机。

  摘下护目镜后的刘双园

  转过身,她想到了病区里的其他病人。尽管被隔离治疗,无法与家人相见,但大家都抱着必胜的信念。每天早晨都有家属冒着风险到医院送吃食,他们希望尽可能多的从医生处了解病房内家人的情况,盼望着出院的日子早点到来。

  有人说医院是一面镜子,能够照见世间的冷暖。刘双园直言,个别家属因为害怕被感染,连医院的大门都不愿进,更别提关心和爱护。“家人的关心和鼓励就是患者战胜疾病的动力,即便不能相见,一通电话也能让患病的他们知道自己没有被抛弃。”刘双园说,疫区的患者需要更多的关爱。

  这几日,武汉的天气很好,阳光明媚,天空湛蓝。不当班的中午,刘双园和她的同伴去武汉的街头看了看,路上几乎没有什么人,过往的车辆也鲜见,就连光谷闹市街也格外安静。那一刻,大家不仅感到心安,也更加坚定了战胜病疫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