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哈佛高材生在崇明办的企业真牛 五年内将实现消费规模千亿元

哈佛高材生在崇明办的企业真牛 五年内将实现消费规模千亿元

2020/1/13 12:28:55 来源:上海崇明 选稿:施丰奕

  金明,1993年生,Western University 2011-2013年度GPA排名校第一名,全额奖学金获得者,后转学至Harvard University Extension继续研读数学和计算机,获得哈佛真理基金Veritas Venture投资后开始创业,2014年10月回上海,在黄浦江畔创立极链科技,注册于崇明中兴镇。福布斯最年轻“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湖畔大学最年轻学员,崇明区政协委员。

  “因为我,世界有何不同?”这是金明在湖畔大学参加终极面试时的考题。他的回答是一份“遗愿清单”:创造一个东西,提升下一代的民族身份认同,成就100个千万资产家庭,办一座教堂,写一本书,和孩子们一起精读100本书,以及办一所“魔法学校”,拆掉人们思维想的墙。

  如今,金明即将与他的极链人一道,进入第二个五年规划——在未来5年内服务3万家合作伙伴,实现1000亿的视联网消费规模,帮助更多企业实现盈利。从“0”到“1”创办极链科技,金明作为视联网总规划师,专注于建设全球第一个视联网平台,以他的方式吸引和帮助更多人,共同让这个世界“有所不同”。

  怎么走出黑暗森林?一直往北走500公里、1000公里,你可能就出去了。当你做什么事情做到1万小时,你一定是这个领域里顶尖的那0.1%。

  金明小学进入上海市实验学校,读完初中后前往海外留学。登上前往异国的航班,望着地面上那些熟悉的景物越来越小,为华人争光的抱负却已深埋在心底。

  在加拿大高中毕业时,金明与大家分享了自己创造的“黑暗森林”理论——每个人出生的时候都在黑暗森林里,黑暗森林里有很多人,他们选定了一个方向,往北走了50公里。过了一年,有人发现这个方向不好,转而往西走20公里,又往南走50公里,那么,他一辈子都在黑暗森林里打转,因为他没有一个事情做到极致,也就不能做到足够好。“怎么走出黑暗森林?一直往北走500公里、1000公里,你可能就出去了。当你做什么事情做到1万小时,你一定是这个领域里顶尖的那0.1%。”

  金明为此付出了超常努力。他在15280人的Western University西北大学科学院拿下了学年第一名,成为全额奖学金、校长奖学金、SarahHamilton奖学金获得者。随后,他被Harvard University Extension特招入继续研读数学与计算机专业课程,考出了前3%的GPA,获得Hackathon计算机竞赛优胜奖。

  求学期间,年仅19岁的金明给自己定下目标:创业。金明的专业是数学和计算机,他的大部分同学都去了金融、投行,或是做量子交易。“觉得金融这个行业完全是零和游戏,有人挣钱就一定有人亏钱。在创业这件事情上,我的核心是想做正和的事情,把一件事情从0做到1。”他的创业梦萌生于宿舍里一次看球赛的经历。“如果点一下屏幕上的球鞋就能买到同款该多好。”金明尝试用计算机视觉算法,解决消费者在观看视频时的这个消费痛点。经过前期的算法筹备,他的创业项目斩获了哈佛大学真理基金投资,其后与美国团队共同创立Venvy,专注于机器视觉算法的研发和商用探索。

  2014年,金明放弃在美国的优厚待遇,回国创立极链科技,开始了他的国内创业生涯。既是出于市场洞察,也是情怀使然。

  黄浦江边小小的办公室是金明的战场,第一台服务器还是他自己扛进去的。“三个月必须跑出第一套模型。”金明给团队下了军令状,接着便是夜以继日的工作,“我们选择了自主研发,针对传统离散抽帧识别无法胜任消费级视频识别的痛点,我们首创了‘全序列择优采样识别’系统,从一开始就使得主要维度识别准确率大幅提升,追上了国际水准。”这让该领域视频识别算法的商业化从不可能变成现实。

  悲观者往往正确,乐观者往往容易成功。如果你身边有很多不满意的细节,但你一直乐观坚持下去,你有很大几率比同龄人做得更好。

  创业之初的整整两年里,金明和团队都把全部的热情押在了自家的算法上。面对这块超前的市场和新生技术的源起,资本却不敢贸然加持,极链科技一度陷入了资金链困境。“2016年,我们的资金链差点断裂”,金明说,“初创期我们就遇到严峻的考验。”

  连月的加班、巨大的压力,失眠和焦虑让刚刚23岁的金明生出了白发,身体也消瘦下来。最艰难最寒冷的时候,金明会在夜深时独自走到黄浦江边。那时没有人过问,这个年轻人为什么要迎着江风给自己鼓掌。

  春暖花开又一年。由于极链科技在技术上的投入足够深,得到了阿里巴巴等大基金的支持,金明和团队终于迎来了凤凰涅槃的机会,随即迅速开始商业化应用的落地。

  用户一边看视频一边购买明星同款,不是什么新鲜事,如何做到商业化,这是许多公司没琢磨明白的,极链在多次尝试以后做到了。2017-2018年,极链科技自主研发的VideoAI灵眸系统,能让电脑像人一样“理解”视频中出现的所有元素信息,把全网视频的每个细节“熟记于心”;VideoOS Open 系统,能让消费者与视频进行海量有趣的互动,丰富视频中的商业场景;灵悦ASMP-AI场景营销平台,其广告投放效果较传统视频广告提升了数倍,真正让极链进入了商业化领域……一系列的产品化探索,让金明的团队逐步构建起链接海量品牌商家与海量线上线下场景的自动化AI引擎,产业格局初现气象,而极链科技的营销则从2016年的341万增长至2018年的5.8亿。

  “不管你今天做的事情正确与否,你一定要是个热爱者。”金明说,悲观者往往正确,乐观者往往容易成功。“如果你身边有很多不满意的细节,但你一直乐观坚持下去,你有很大几率比同龄人做得更好。”2015年,极链科技也经历过捧杀。那时候,公司只有技术团队,PR和市场一个都没有,很多对外报道上不够严谨,造成了媒体质疑。“但是,我们非常感激,因为只有经历过这些,才会对每一个细节更认真,保证在后面几年做得足够好。”

  业界也逐渐认识到了这支团队的价值。阿里巴巴、云锋基金、中国国投、新华文轩、交银国际、头头是道、旷视科技、优必选等纷纷投资,累计超过10亿元。2018年,极链科技正式成为上海市独角兽俱乐部成员,斩获68个业内奖项。

  金明本人则作为创业代表参加上海市委书记的座谈会,在2018年世界人工智能大会进行演讲,成为湖畔大学最年轻学员,上海市首批领军型青年千帆企业家,获高盛亚洲最具颠覆力企业家、中国青年创业奖等荣誉称号,还担任了崇明区政协委员。

  鼓励自己始终保持竞技状态,有的时候人就是活这一口。

  一个创始人每天要鼓励很多的人,但却很少有人鼓励自己。“压力到了创始人这里是一个终点,所以要学会给自己的心脏建一个IP68级别的防水壳。逐渐我就成了给自己鼓掌的人,鼓励自己不断坚持,始终保持竞技状态。”

  金明喜欢打篮球,上初中时在学校篮球队效力,但到了高中,因为个子矮,经常坐冷板凳,后来索性被篮球队踢了出去。然后他转而学游泳,因为游泳对身高没有要求。但出于对篮球的喜爱,金明在公司给自己起了个威名叫“仙道”,这是当年火遍亚洲的《灌篮高手》里的一个知名人物、顶尖篮球高手。金明也以此提醒自己,时刻保持竞技状态,亦有追求卓越之意。

  创业5年来,金明也一直在寻找竞技状态,以最直接的方式。5年前,他接触了潜水,4年前,进行了第一次寒域潜水,这对体能考验非常大,他很乐意战胜这些挑战。

  2年前,金明接触了极限潜水中的自由潜水,不带氧气瓶,凭着一口气下潜。今年年初,在上海的春季比赛里,金明获得市男子季军。当时他一口气潜了104米。“我很清楚地记得,我之前个人纪录是76米。但这次潜到76米以后,我就像睡着了一样。那时候大脑缺氧,就这样,身体带着我游了28米。如果把这个状态灵活运用到工作、生活中,你会发现效率会非常高。”

  这个季军对很多人来说不算什么,但对金明来说,是比事业成功更难得的事情。“因为我觉得,作为一个男人又回到了竞技状态。有的时候人就是活这一口气。”回到这个状态的时候,金明感觉自己又找回了在篮球场上跟对手比拼的感觉,自信且有男儿血性。

  “我早年还蛮冲动的,比如打拳击、休学创业,但是成长让我学会克制,只有克制的时候,你才能享受到单纯的快乐。如果你只是追求更大、更强的冲击和刺激,你是很难得到快乐的。”曾经的资金链断裂、捧杀和竞争,让这位90后创业者数次感受到寒意,但金明感谢当初的选择。“我知道我们有一天也许会再次跌落。但这可能是我们创业路上更好的机会,只有你跌到更大的波谷,再起来的时候才能突破瓶颈。”

  此刻的金明,比任何时候都更清醒和沉着。最苦的日子过来了,没想过放弃;顺利的时候,不断提醒自己戒躁戒躁。自省、竞争、务实,一种只属于创业者的气质,成了这个90后的精神底色。

  淡淡苦涩,才是今天的滋味。创业者、开拓者在路上一定是苦涩的,但这才是应该有的状态。

  数字技术和人工智能是创新经济发展重要组成部分,它们正在极大程度地改变着世界经济,改变着消费理念与共享理念。金明的阶段目标是把极链科技打造成上海最好的科技公司,“这也是我作为上海人的使命。”而作为一名崇明区政协委员,金明也在思考,如何将科技与崇明的文化、产品、旅游等方面资源进行融合,帮助崇明的生态品牌推广传播出去,从而普惠更广泛人群。

  “崇明建设世界级生态岛,一定是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保持‘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战略定力。”在金明看来,文化、产品、旅游发展与生态建设是一个共存共生的有机体,其中生态建设发挥着决定性作用,而科技对生态文化、生态产品和生态文旅的内容建设和市场推广都具有战略意义。

  生态文化、生态农业、文创、旅游都具有一定的消费升级属性,而这种非必需品的消费类型具有一个共同特点,即触发性,也就是由文化、消费、生活等各类场景所触发的即时性消费需求,业内认为,这种需求是未被充分开发的万亿级市场。“文娱场景是引起触发性消费需求的最有效渠道之一,能够满足人们的文化认同、参与需求。极链科技基于商业级视频的机器视觉识别技术,已形成消费品与场景的强关联能力、互动短链购物能力和电商自动规模化能力,能够实现消费需求的精准触达。而崇明具备优质消费品和文娱场景的发展潜力,两者具有高度契合性。”从这个切入点,金明对崇明的生态产业发展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生态文化建设方面,结合生态产品、生态文旅内容建设,发挥好新一代媒体科技的传播优势,引领绿色、健康、友好的新文化潮流,打造区域生态品牌;生态产品建设方面,聚焦现代生态农业,充分借鉴和引入现代农业科技和成熟的产业化模式,逐步发展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绿色农业品牌;生态文旅建设方面,将休闲度假、运动体验、主题娱乐与线上线下消费场景充分结合,实现优质生态产品和文旅资源的精准触达和品牌推广,使区域品牌、区域产品和文旅资源形成相辅相成、互为支撑的良好发展格局,形成在全国乃至全球范围内具有示范意义的“生态+产业”闭环。

  “淡淡苦涩,才是今天的滋味。”金明说,创业者、开拓者在路上一定是苦涩的,但这才是应该有的状态。

  一直做一件事,做到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