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长宁古北市民议事厅迎来“开年第一话”

长宁古北市民议事厅迎来“开年第一话”

2020/1/11 12:02:43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舒抒 选稿:潘馨仪

  “我的普通话不好,尽力表达。”1月9日,古北市民议事厅2020年的“开年首议”现场,来自菲律宾的居民王煊熔主动要求发言。这场开年首议的主题,是商讨“黄金城道步行街成立街区治理共同体”的街区公约。这个才成立不到2个月的街区自治组织,成员来自古北国际社区的各个角落,有居委干部、社区民警,也有沿街商户、小区开发商,更多的是来自社区里的中外居民。

  街区治理共同体要在城市治理中扮演怎样的角色?居民、商户、政府将部门之间,又要如何用好这个需要成员高度自治的组织?这场夹杂了普通话、英文、上海话的议事会里,有了答案。

  旧事有必要“新议”

  “我是居民,就直接提出些问题吧。”王煊熔在古北国际花园居住了十年,在小区门口的黄金城道步行街来回走三圈,成了她每天固定的锻炼项目,也让她对步行街的商户更替格外关注。“现在沿街店铺的数量刚刚好,再增加新商户,密度就有点高了,街区氛围也会变得嘈杂。”她建议,如要引进新商户,不妨看看现有商户中,有没有已经不适合开设在社区步行街上的业态,不要一味增加数量,而是关注一下质量。

  让王煊熔有感而发的是十年来黄金城道街区氛围的变化。从一条刚建成时还稍显冷清的道路,到如今古北国际社区的“主干道”,黄金城道已经成为周边居民每天通勤、锻炼、休闲的必经之地。秋日,银杏落叶满地,铺陈出一片金色的“地毯”,也成为黄金城道的一大标志。怀着对社区丰沛的情感以及长期关注社区发展积累下的洞察力,王煊熔在当天的议事会上,重提了一件五年前已经在古北市民议事厅讨论过的“旧事”——文明养宠。

  虹桥街道荣华居民区党总支书记盛弘是议事厅每次会议的主持人。她告诉记者,2014年,议事厅刚成立不久,在收集居民意见时,本地居民和外籍居民在“养狗”这件事上有了小小分歧:外籍人士喜欢养大型犬,但体型庞大的宠物狗却时常惊吓到小区里的老人小孩;中国居民喜欢养小型犬,但带着宠物在小区“放风”时却时常不牵绳。最后,经过议事厅的多次讨论磨合,大家达成共识,一份居民养宠公约孕育而生:大型犬饲养数量不宜过多,小型犬的主人遛狗也必须牵绳,所有宠物犬都要打好疫苗、做好绝育。

图片说明:秋日银杏落叶满地的黄金城道,有条“期间限定”的金色落叶地毯

  有了这一基础,古北国际社区的养宠氛围一直较为融洽。但就在最近,王煊熔发现,黄金城道步行街上时不时出现狗粪便没有及时清理的情况,也有新入驻的居民向她询问,是否有狗粪便的专门垃圾桶、塑料袋提供。

  “步行街发展到现在,设施已经很完善,现在能否在细节上有所提升,增加指示牌提醒大家捡走宠物粪便。”王煊熔还说,议事员们围坐在一起讨论的机会很宝贵,虽然宠物粪便是旧事,但出现了新问题,就有必要重提,讨论出新办法解决。

  盛弘接过王煊熔的话,马上将需求“抛”给了同在现场的虹桥路派出所社区民警陈波。“狗证都由派出所发放,陈警官,你看看派出所这边是否需要居委会配合,在发放狗证时向住户提前做好宣传。”记者注意到,陈波一边记下笔记,一边拿出手机,马上同坐在他隔壁的王煊熔相互“扫一扫”加了微信。

图片说明:上世纪90年代,古北国际社区一期

  街区到底是谁的

  小区议事员方耀民对古北国际社区也有着很深的感情。来自中国香港的他现在是上海美丽华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也是扎根国际社区开发建设32年的一位“老古北”。“(上世纪)90年代我第一次到这里,水城南路还没有,我们现在坐着的地方都是一片农田。”

  沧海桑田30年,如今古北地区不仅有来自超过50个国家和地区的居民,成为名副其实的“小小联合国”,670米长的黄金城道也迎来了超过200家商户入驻,随之而来的管理难题自然层出不穷。

  方耀民说,步行街沿线串联了6个高档商品房小区,但每个小区的物业和商户业主都相对分散,业态也涉及餐饮、美容美发、文化教育、零售、健身、社会服务等多个种类。怎样将商户对居民的干扰降到最低,让商户之间和谐共存,最终使黄金城道成为一条居民、商家、行人和谐共生的街道,需要花大力气研究,“这也是我们街区治理共同体创建的意义。”

  坐在方耀民左手边的是上海耀中外籍人员子女学校校长柯爱东(Don Collins),听完盛弘的翻译,他马上“举手”要求发言。“我观察到一个矛盾点,应该算得上新问题。”

  柯爱东说,步行街上时不时飞驰而过的外卖小哥、快递小哥为周边居民的生活带来便利,但也对行走在步行街上的老人、孩子造成了安全隐患。来到上海一年半,柯爱东最喜欢每天早上穿过黄金城道,看着老人们在银杏树下慢悠悠地打太极。晚上吃完饭,广场上每天都有本地邻居雷打不动的广场舞“表演”。“大家都很热爱这个街道,我们更要一起维护好这样美丽的环境。”

  从共识共治到共享

  陈波坐在一旁“默默”记下柯爱东提出的问题,也主动提出了来自公安派出所的“需求”。

  “现在宣传防范网络诈骗、电信诈骗,在本地居民中已经全覆盖了,但是外籍居民还没完全覆盖,需要更标准的外语宣传资料、宣传用语,我们想请外籍居民一起出出主意。”陈波说,民警在向外籍居民宣传防诈骗、保护信息安全的内容时,虽然能够用英文较流畅地表达,但遇到专业术语,仍存在词不达意的情况,或多或少影响了信息的准确传递。

  “没关系,我们古北有掌握中英日韩多语种的居民可以帮忙,我们的垃圾分类宣传册就是四国语言的。”盛弘刚一“推介”社区中热心协助宣传资料翻译的“居民翻译官”,王煊熔就主动接话:“我和我的外国邻居们都可以帮忙,尤其一些词语在不同语境中要用不同的单词表达,措辞不对就会产生误会,这些细节很重要的。”

  黄金城道步行街街区治理共同体由虹桥街道牵头,沿线6 个小区业委会、200 余户商家、古北集团等共同建设治理。此次讨论的街区治理公约,涉及公共设施维护、垃圾分类投放、非机动车通行、文明养宠、公共活动秩序等五个方面,目标是最终提升黄金城道的街区一体化治理水平。

  作为一条开放式的社区步行街,街区的“使用者”不仅有居民,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访客和路人。荣华居委会主任张忠良如今是古北市民议事厅的核心议事员,这位居民区工作的“老法师”敏锐地注意到,黄金城道的街区治理与其他街区有很大不同。“这条步行街从诞生伊始,定位就是国际性的,不仅路过的居民来自世界各地,来到这里的访客、游客也是国际化的,所以公约也要尽可能平衡不同的文化。”

  通过议事会开年第一次集中讨论,下一步虹桥街道、荣华居民区将对黄金城道沿街的中外文字店招、宠物粪便清理、老化设施修补、商户品质提升等展开调研排摸,制定完成街区治理公约,提升步行街街区品质。激活街区自治体系的活力,从共识进阶到共治,从共治升华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