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闵行百年颛桥老街啃下旧改“最后的硬骨头”

闵行百年颛桥老街啃下旧改“最后的硬骨头”

2019/12/8 9:51:59 来源:文汇报 作者:周渊 选稿:袁颖

  闵行区颛桥老街有一家颛桥电影院,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这里是“吃好夜饭看电影”的时髦场所;如今,这里是“颛桥老街剩余地块旧改征收综合大厅”,正在为老街居民办理新居交房入户手续、发放补偿款项——实现着颛桥老街6000多位市民群众数十载的新居梦。

  建于二十世纪初的颛桥老街,曾是颛桥镇商贸最为繁荣的地方。但是,在时间的磨砺下,这里房屋破旧、环境杂乱,迄今还有300余只马桶,安全隐患、防汛压力、管理困难等问题层层叠加,这里也成为了目前闵行区单体体量最大的旧改区域。今年10月25日,老房启动选房签约,11月3日即宣布颛桥老街剩余地块旧改征收签约协议生效。目前,老街居民正陆续乔迁新居。

  “老街改造,面前有‘十万个难’”

  “每逢下雨天,屋外下大雨,屋里下小雨,街上水漫金山……”在颛桥老街生活了一辈子,陈阿姨的“吐槽”多得无从下口。

  但历史长达百年的颛桥老街,要“动筋骨”却绝非易事。“老街改造,面前有‘十万个难’。”颛桥镇党委书记陈皋一一细数:老街内土地和房屋权属类型众多,不同性质房屋互相混杂,其中面积最小的仅3.75平方米,最大的237平方米,“一套方案很难覆盖老街居民的诉求,征收工作难度系数大增”;老街人口结构复杂,80岁以上的老人有近300人,还有120余名残疾人……

  但最大的难点还在于老街旧改的“历史遗留问题”。颛桥老街旧改一期启动于2003年前后,当时采用“毛地出让”模式;由于这一模式不能覆盖快速增长的实际动迁成本,二期、三期旧改进展十分缓慢。最后启动的老街三期,占地238亩,有常住人口6000余人,涉及居住房屋1573证(户),被称为“最后的硬骨头”。

  “两次评估两次结算”突围历史遗留问题

  “早在制定方案前,闵行区和颛桥镇多个部门进行了深入调查,还邀请各方专家‘开门做方案’,补偿方案修改了100余稿。”旧改指挥部现场负责人、颛桥镇副镇长王学政的笔记本上留下了密密麻麻的修改痕迹。

  为了确保居民利益,同时保障动迁资金安全到位,颛桥镇在律师团队的支持下,创新提出了“两次评估两次结算”:由开发商先行支付预评估动迁包干费,形成净地交付前,再根据周边土地出让价格对当时楼板价进行评估和包干结算,“无限接近市场出让价”。

  大部分居民都有浓厚的老街情结,为让大家“不离乡土不离乡音”,颛桥镇还多方筹措镇域内的安置房源,主要房源就在位于老街1公里外的君莲I1、H地块。

  公平、公开、公正贯穿了旧改征收的每个环节。旧改征收综合大厅里,墙上整齐张贴着各类文件和宣传漫画,签约、搬迁情况、每处安置房源信息等一目了然;三台电子查询机,让居民可随时查询、补偿方案、安置房源等信息;电子签约系统则实现了签约文件的自动生成,排除人为干预因素。有意思的是,到了老百姓最在意的选房环节,颛桥镇却选择最原始的抽签排序选房。“电脑抽签只要几分钟,但居民们更愿意相信自己的‘手气’。为保留这份仪式感,也让老百姓更安心,光抽签环节我们就举行了九场,持续三天。”王学政说。

  怀揣为民初心耐心解决复杂问题

  梳理错综复杂的产权关系、寻找权利人、疏导居民思想等等,无一不考验着党员干部的担当。恰巧,颛桥老街的旧改攻坚阶段,正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深入推进之时,颛桥镇就在老街旧改基地建起临时党支部,让党课成为大家的“充电站”。

  在旧改基地上的众安居委会,党支部副书记张峰遇到了一户人家:房屋最初的租住人已离世,多名子女及配偶共6个户口在其中,但却分住上海各个区,旧改征收使这些几十年不曾见面的亲人产生了分歧。张峰和同事在两个月里二十多次奔波于各个区,不厌其烦地与这些当事人当面沟通,最终让权利人同意了先征收再逐步分清权利收益的方案。旧改过程中“顺便”解决家庭积蓄多年矛盾的故事也出现不少。陆家70平方米的房子里有多达18个权利人,工作组上门征询意见时几代亲属正打官司解决“家庭内部矛盾”;为此,工作人员陪着他们一起去档案馆、房产交易中心复核资料,去安置基地现场看房,居委会、律师团队同时上门调解。最终签约时,这户人家撤销了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