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金山这个镇敲掉的是围墙 打通的是“心墙”

金山这个镇敲掉的是围墙 打通的是“心墙”

2019/11/25 15:05:36 来源:i金山 选稿:迪娜尔

  白墙黛瓦的水乡小楼,草木相间,亭台楼阁式的大舞台,村民们倚坐休息。如果不是一根立在广场上的旗杆和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很难认出这里是金山区廊下镇山塘村村委驻地。

  村民沈阿婆在山塘村居住了50余年,和老伴开的副食品店就在距离村委不远的拐角处:“这里漂亮得像旅游景区。”

  而在今年年初,山塘村的村委办公区还被高高的灰色水泥墙和红色栅栏围着,如果门一关上,村民就被拦在外面一条窄小的过道上。

图片说明:未拆围墙前的山塘村社区综合服务中心

  “高墙围大院,进门查八遍。”这是不少群众到访党政机关的感受。而在金山区廊下镇,由镇政府作为“领头羊”,率领10个村委会纷纷拆倒围墙,把公共区域还给老百姓,停车,遛狗,跳广场舞,散步,让“门难进”变成“有人气”。“我们不仅要拆围墙,更要拆掉干群之间的‘心墙’。”

  围墙拆了,少了“上门”办事的感觉

  油墩子是山塘村最让人想念的味道,到了山塘村口,穿过百姓舞台,走进巷弄,“明月山塘小吃铺”的棋招就在街角。招牌的左边,摊主沈阿婆正拿着钳子从滋滋冒响的油锅里夹出几块萝卜丝馅儿的油墩子。

 

图片说明:70多岁的沈阿婆

  沈阿婆是山塘村的“原住民”,和老伴开的副食品店见证了这个村的发展和变化。两年前,随着附近的网红景点“枫叶岛”火起来后,她副食品店门口搭起了这个油墩子小摊。今年5月份,村里的一个小变化,让她的油墩子成为了山塘村这个新“景区”里的不二美食。

  5月,距离沈阿婆摊子仅有几步路的村委办公区外,厚实的灰色围墙被施工队推倒。在施工的那几天里,拆下的建筑泥石砖块堆叠在原来围墙的位置。沈阿婆纳闷:“建好的围墙为什么要拆?”

  施工结束后,绿树和草坪代替了水泥墙和栅栏,原来被围墙拦起的小院子成了公共空间,山塘村社区综合服务中心对外敞开,隔壁就是老年活动中心,外边还有供村民休息的景观亭台。干完家务活的村民们,倚着亭台小憩,或排排坐着晒太阳。那是他们放空的时候,突然想到有什么事,几步路就到社区服务中心,“几秒钟就找到书记了,就像生活在一个大院里一样方便。”

  沈阿婆也有一样的感受。儿子和女儿一个在市区,一个在城区,她们平日更多的是通过手机联络。智能手机对70多岁的阿婆来说有时好使,“不听话”的时候怎么使唤也没辙。每到这个时候,她就会找村里年轻的副书记吕春芳帮忙。沈阿婆说,村里本就不大,其实有无围墙都不会差太远的路,但是围墙拆了以后,每次找吕书记心里就少了一种“上门”求人办事的感觉。

  镇政府十年前已实现“无围墙”

  在廊下镇,已经有10个村委办公点像山塘村一样拆倒了围墙。其实,倡导“无围墙”办公的带头“老大哥”还是廊下镇人民政府。早在2007年,这里就实现了“无围墙”办公。

  要不是景乐路上的一间保卫室和大门上的几块门牌,以及在进博会期间出入口升起的几个防冲撞立柱,很难确认这里就是廊下镇镇政府所在地。

  “我们镇政府从侧面看更像一个公共的花园广场。”整个“广场”不设围墙,几排绿植隔出的道路四通八达。200多个停车位免费对外开放,38298平方米的办公区域,绿化面积22392平方米,绿化率达到58.5%。不仅如此,还有三块空地留给村民跳广场舞。廊下镇党委书记沈文说,之所以要辟出三块空地,是为了满足“老中青”三个群体不同的广场舞需求。

图片说明:廊下镇人民政府实现“无围墙”办公

  颜值上去了,办事体验也在不断提升。一般而言,保卫室和信访室有时候被前去政府机关办事的老百姓称为两大“门神”。“如果没有有关部门确认,保安是不会放行的。”而在“无围墙”办公的廊下镇政府,门卫室的保安从“检查式”变为了“引导式”,“现在的保安更多的是在老百姓进来停车的时候做个引导,或者做些收发传达工作。”廊下镇党委委员俞惠锋说,“你来找谁的?”肯定比“需要我告诉您怎么走?”更让老百姓理解和配合。

  也有人提出质疑:拆掉围墙是不是作秀?对此,廊下镇党委书记沈文说,围墙砌起来政府也要办事,有矛盾终归要解决,挡也挡不住,还不如拆倒围墙变成公共空间。“门禁得厉害,老百姓办事就有隔阂,好像在求你办事。拆围墙更是把这堵‘心墙’打掉。”沈文说,推倒围墙的另外一个原因,更是给干部压力:“促使他们更快解决老百姓的问题。”

  “门好进”还要“事好办”拆了围墙,更要破除“心墙”。假如只是“门好进”,事情仍然难办,纵使是“无围墙”办公,也会将群众隔在玻璃墙外。为此,廊下镇多个村“两委”班子将办公室也“挪”了个位,实现“下楼”集中办公。与老百姓距离越来越近的同时,政府对精细化管理的要求也将逐渐提高。

  今年9月,山塘村的“两委”班子直接将办公室搬进了一楼的社区综合服务中心,代替了原来的调解室,透明玻璃隔开的办公室外挂着一张“去向表”,紧挨着警务室。服务中心的大厅有一张低矮的服务台,村民办事就通过这张桌子与另一侧的工作人员沟通,遇到困难,可以直接找到旁边的村书记。

  “找书记”方便了,配套服务也逐渐在向“无围墙”靠拢。在社区服务中心旁边的智慧健康小屋里,村民只需要拿出一张身份证或者社保卡,就可以完成血压血糖、血氧饱和度、身高体重等多项指标的检测。

  今年4月,2名中医全科医生进驻山塘村卫生室,试点推广“医疗健康+互联网”的模式,村民可以“足不出户”享受专家远程诊疗。

  在2018年10月就拆倒围墙的廊下镇友好村,“两委”班子干脆把服务台也免了,进门就是办公桌。

  邵老伯是一位独居老人,腿脚不便,靠残疾人助动车出行。过去到村委办事需要跨过两道“坎”,一道是村委大门,一道是两层楼的台阶。“有时候嫌费事,他就直接楼下靠喊了。现在我们下楼办公后,他几乎是可以把助动车直接开到我们的办公桌旁。”廊下镇友好村村民委员会委员董辉辉说。

  沈吉明是友好村的林业养护员,村委办公室成了他歇脚的地方。“渴了进来装点水,充充电。”沈吉明说,村里鸡毛蒜皮的事情很多,田埂上多种了一行毛豆也要跟村居委说,作为村民小组的组长,他经常趁着干活歇脚的间隙来村委唠唠,很多矛盾也跟着有了化解的思路。

  夜幕降临,被万亩良田包围的友好村路上灯火通明,村委办公室外和镇上一样热闹,跳广场舞的村民来了,志愿者把音响通上电,在自家大院里跳起了舞。“我还没学呢,争取在纳凉晚会上露一手。”沈吉明有点害羞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