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铂金式服务”来了 专属于闵行的90后、00后

“铂金式服务”来了 专属于闵行的90后、00后

2019/11/8 13:42:24 来源:今日闵行 选稿:迪娜尔

  在外企建团有多难,问问上海市闵行区紫竹国家高新区的团委书记刘萍就知道了。她所在的高新区有3000多家企业,均为非公企业,其中稳定买地入驻外企的团支部建团率达80%。

  2010年9月,团高新区委刚成立时,刘萍以为一杯茶、一张报、一个下午的工作常态。但工作一星期后直到现在,任何人找她聊外企团建,她都能立刻给你罗列一堆“尬点”——外企老板根本不知道啥是共青团;外企员工被KPI压得喘不过气,完全没空参加活动;团委书记上门介绍工作,常被当做推销员拒之门外;每天中午都要在食堂找人推介自己。

  如今,紫竹高新区已有近50家非公企业建立了团组织,近百家企业紧密围绕在团组织身边。

  在食堂“搭讪”外企青年员工刘萍发现,建团困难因素有多种。外企管理者因自身工作经历及教育背景,对共青团了解不多。中型企业多以营利为目的,企业都要围绕经济效益这个指标,对团的地位和作用认识不够到位,对团建工作配合较少。

  刚入驻高新区的小型企业还在创业期,人员变动频繁,同时团员数也不够。刘萍把整个园区的情况系统分析了一遍后决定,从稳定的、买地入驻的企业着手,“在食堂找年轻人搭讪”。

  整整两个月,刘萍每天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去食堂吃饭”。她仿照高新区员工的工作牌款式,为自己特制了一块工作牌,牌子上刻意隐去“团委书记”身份,然后每天蹲守在食堂进行“需求调研”。

  这种“土办法”十分有效,她不仅据此收集了很多一手素材,其中一些“被搭讪”的年轻人日后也成为刘萍工作中最得力的伙伴。

  用公益打通建团“通道”

  联系上了人,刘萍的下一步工作就要想办法在外企建团,建团之后,她还要想办法让外企的共青团活动真正“活起来”。

  2011年3月5日学雷锋主题日,刘萍第一次大张旗鼓地在紫竹高新区里搞活动,她拉着一群外企老板和青年,成立了紫竹青年志愿者联盟。这个联盟看着不起眼,里面却包括了英特尔、微软、可口可乐等大型在沪外企。

  英特尔公司每个员工都有带薪的公益时间,对方很快与刘萍熟络了起来。后来,刘萍带着英特尔的人,去拜访园区里很多其他大牌外企。

  让外企老板认可紫竹高新区团委,是刘萍做工作的“重点”。多年来,很多外企高管加入到了高新区青年志愿者联盟。埃克森美孚公司的外籍总经理参与了希望工程音乐教室的建设,博格华纳的外籍高管专程从美国飞来上海捐赠了两万美元给小橘灯朗读服务项目,昂际航电的外籍员工主动参与紫竹团委组织的公益活动,还经常有外企的外籍管理层打“飞的”来紫竹参与社区志愿者服务。

  从最开始特制隐去团委书记头衔的“工作牌”,到现在别着团徽、“旗帜鲜明”地到各个外企谈工作、谈业务,刘萍把自己变成了紫竹园区里的“名人”。

  值得一提的是,刘萍本身是一个彻底的“体制外人士”,她所在的紫竹高新区集团是一家民营企业。“老板给你一个平台,自己始终要深思为什么要成立团委。”刘萍说。

  团委书记提供“铂金式服务”

  “不仅要向园区里的中外籍员工讲好中国故事,还要把他们培养起来,成为好帮手。”刘萍这个团委书记,在紫竹园区为青年员工提供的服务被戏称为“铂金式服务”。外企搞活动找不到场地,她来安排;外企做公益,找不到合适的受益人群体,她来对接;外企团支部书记不会写工作总结、报告,她还能提供“第一次代写、第二次自学”式的服务。

  服务一:

  西部数据公司晟碟半导体(上海)有限公司的团支书吴柳是企业社会责任负责人,她特别喜欢跟刘萍合作,“搭上团委的线后,每年的活动都能推陈出新、不重样。”她介绍,公司此前做“大手牵小手”活动时,总是苦于找不到“牵手对象”,公司出面去找学校合作,学校几乎都不搭理。

  但在紫竹团委的牵线下,公司现在已经与闵行最好的学校之一、华二紫竹双语学校的二三年级学生建立了长期联系。这家公司还把一场以促进女性发展为主题的讲座送进了名校的高中部女生群体,“向她们介绍工科女的未来是什么样的。”

  服务二:

  花王(中国)研究开发中心有限公司也成立了团支部,公司研究企划部部长刘鹤忠担任团支部书记。他与团委的接触,也是从多次参与公益活动开始的,“一开始担心团委就是个空架子,没啥意思。几次下来,感觉很专业,服务意识也很好,就正式选举建团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