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创新实践村居民自治 走出青浦特色社会治理新路径

创新实践村居民自治 走出青浦特色社会治理新路径

2019/9/6 9:49:48 来源:文汇报 选稿:丁怡隽

  青浦区位于上海西部,是全市16个区中唯一和江苏、浙江接壤的行政区,下辖3个街道、8个镇,142个居委会、184个村委会,常住人口121.9万,户籍人口50.63万。

  在这样一个区域面积大、发展不均衡、“村多居少”的远郊涉农区,为强化社会治理,补齐民生服务短板,青浦区民政部门自2014年“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市委一号课题实施以来,开展广泛调研,梳理归类全区各村居并进行分类施策。在青东地区和三个街道等城市化程度较高的地区,青浦区鼓励居民区根据各自特点创新社区工作法;在农村地区,推进“客堂间”建设,并在部分村居先行试点,以点带面,深入推进村居民自治。截至目前,青浦区已实现村居民自治章程、村规民约、居民公约全覆盖。

  从“专科”转向“全科”

  居村实现开放式集中办公

  “真是没想到,原来要跑老远去镇里办的事情,现在在村门口就能办理。”住在朱家角镇张马村的沈耀祖感叹道。过去,办理一张敬老卡需要驱车十几公里赶到镇上的服务中心,而如今各类民生服务下沉到村里,大大方便了人们的日常生活。

  去年以来,青浦区全面推开村级“一站两中心”建设,即党建服务站、社区事务服务中心、综治中心。同时,青浦区还全面推动村居两委班子成员实行开放式集中办公。截至目前,青浦区具备下沉条件的170个村全部实现村干部下沉。

  村居推行开放式集中办公后的变化显而易见:曾经在“台后”的村居“两委”班子成员直接走到“台前”;过去工作人员是在办公室里坐等,如今则直接到服务窗口“接单”。练塘镇徐练村的村民们对这一变化深有感触。过去,想问一些事情都要算好接待人员的时间;而如今,只要到服务大厅,各种民生诉求都能被一口受理。许多人形象地将这一变化比作从过去的“专科医生”接待转为现在的“全科医生”服务。

  为了向村民们提供更便利的服务,不少居村还根据自己的社区特点拓展服务事项。比如,夏阳街道塘郁村将居民呼声较高的物业管理、水电维修等纳入服务事项。徐泾镇光联村则因周边居住的外籍人员较多,于是将境外人员登记等工作纳入服务事项。白鹤镇江南村更是将下沉的35个受理事项一口气拓展到51项,还将便民档案查询也纳入服务事项。

  村居“两委”班子成员集中办公后,原先的办公室腾挪出来,成了村民们的民情恳谈室、调解室、会议室、“妇女之家”和农家书屋。如今,村民们到一楼办完事后,还可以到二楼与老友聊聊天或是翻翻书。

  “公共客堂间”成为

  村民“微课堂”“展示厅”

  一天午后,金泽镇莲湖村村民卜彩娥家的客堂间里,村民们坐在长条凳上,围着桌子上刚沏的一壶清茶,一边喝茶,一边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家长里短——这里是村里人气最旺的地方,无论大事小情,村民们都喜欢到这里来议一议、谈一谈。村民们在这里不仅能分享村情村态、特色产品,还能为群防群治、构建和谐社会建言献策。这些自治功能的实现,均得益于莲湖村已经创建落地的“金乡邻睦邻客堂间”项目。

  从去年起,青浦区鼓励村民利用自有住宅,以村民小组为单位,在小组长、老党员等有影响力的村民家中设置“公共客堂间”,按照市、区、镇级美丽乡村70%、50%、30%的比例创建,目前已累计创建完成488家。预计到今年年末,有序运转的“公共客堂间”数量将达632家。

  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形容这些“客堂间”毫不为过。在数量不断增加的同时,“客堂间”的功能也实现了多样化。

  建立之初,“公共客堂间”仅具备村民谈心谈话空间这个单一功能。而如今,从各街镇已经有效运转的“公共客堂间”实践案例来看,许多“公共客堂间”已经叠加了党建、妇联、残联、就业、文广等其他部门的职能,转变成为村民提供全方位服务的自治平台。

  得到“公共客堂间”多重功能的助力,青浦区的基层自治焕发了生机。“公共客堂间”的创建把基层社会治理的末梢延伸到了村小组,为这个最小单元的“熟人社区”提供了自治载体。

  在“公共客堂间”全面铺开建设基本完成之后,品牌化将成为“公共客堂间”下一步的重要建设内容。一些村已经先行一步,利用自身特色和优势资源,形成了各具特色的文化品牌。比如,张马、中步、莲湖等示范村,已经培育出了“游学张马,寻梦田园”“春满园温馨站”“莲湖益站”等客堂文化子品牌,“公共客堂间”也成为村民的“微课堂”“展示厅”。

  按需定制社区服务

  提升居民幸福指数

  青浦区居委会数量近年逐年攀升,从2015年的101个增至目前的142个,平均每个月都有新建居委会。为提升社区工作能力,满足居民多元化需求,青浦区结合区域特色,鼓励各居民区根据居民群体特性、需求,创新社区工作法。

  徐泾镇尚泰路社区在开展社区工作中探索出了一条新路。尚泰路社区的住户情况较为复杂,业主大多来自中心城区,自住人口中近一半是退休人员。不少住户从市区搬到郊区后,人生地不熟,缺少归属感。针对这些问题,尚泰路社区通过搭建社区自治共治平台,以“四门工作法”(找到门、能进门、常上门、敞开门)为载体,努力为社区居民营造一个幸福的“家”。通过打造“尚善·益家园”自治品牌,社区里成立了八支“尚善”系列志愿者团队,利用春节、元宵、端午、重阳等节日,开展写春联、送祝福、包粽子、做汤圆、做灯笼等多样活动,关心和帮助困难群众,有效增强了居民参与感和对党组织的认同感。通过开展系列活动,尚泰路社区找到了大型居住区开展社区自治共治的一把“钥匙”,“四门工作法”也入选民政部2018年优秀社区工作法。

  像尚泰路社区这样主动出击,发动居民参与社区自治共治的小区,在青浦区还有很多。他们各自形成了颇具特色的社区工作方法,在开展社区治理实践中,得到了居民群众的一致点赞。

  眼下,青浦区各居民区正以工作室为载体,分别围绕为老服务、小区安全、居民议事、心理咨询等方面,着力打造成周边居民民主交流、民情收集、民风传播的核心区域。同时,许多居民区正在开展楼道自治,动员志愿力量、密切邻里关系,从而进一步营造睦邻氛围。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