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奉贤解放路的这些故事 你不一定都知道

奉贤解放路的这些故事 你不一定都知道

2019/8/9 16:17:30 来源:上海奉贤 选稿:迪娜尔

  一条路的变迁,一座城的传奇,几代人的故事,梦开始的地方。

上海市奉贤区解放路全景。摄影:张虎龙

  “整条街都认识的老师”

  2019年,夏——

  上海市奉贤区南桥镇的解放路,绿影摇曳、静谧整洁。每当天气晴好,市民群众往往聚集于此,在古华山庄或古华公园中度过悠然的假期。

上海市奉贤区解放路会议中心段。摄影:孙大中

上海市奉贤区解放路上古华公园园内美景。摄影:方国政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这里是奉贤城区连接上海市区的唯一主干道,在诞生了无数个“奉贤第一”后,这条路成功将幸福的体验录入了所有人的记忆,这让他们在往后的日子里,一吸到这里的空气,浑身便馥满了幸福的味道。

  80年代上海奉贤解放路上的展销会极为热闹,人群摩肩接踵。摄影:方国政

  今日解放路上同一地段上演的“广场文化”热闹如故,精彩程度却远超以往。摄影:方国政

  75岁的张惠就是这样一个“离不开解放路空气”的人。她无数次告诉身边的同行、“粉丝”:“这条解放路,我大概是要走上一辈子的。”

张惠老师接受第一财经广播专访。摄影:王俊稷

  1965年,一张地图,一挑背包,20岁的豆蔻少女张惠,怀着一腔热血移居奉贤,支援当地志愿教育工作。当时,这里是她和同志们生活、工作的“中心路”,她的第一套房子也分配在此。解放路“顺理成章”成了她一条“朝九晚五”的“必经路”:

80年代奉贤区解放中路老照片。来源:上海市奉贤区政府存档

  时至今日,张惠仍然保持着当年的节奏:白天,她从家里出发,骑着“小电驴”去工作室。周末,定点准时出现在奉贤广播电台,录制一档“从不断更”的原创节目——《张惠老师谈家教》。

1992年上海奉贤广播电台旧址——如今台址依旧,仅略往东迁移。来源:上海市奉贤区政府存档

  张惠今天仍清楚记得,一个周六的傍晚,主持人忽然抛出了一个颇为“犀利”的问题:

  “有不少的父母认为孩子课余时间不去补课,不去参加学习班,岂不是白白浪费了童年少年的宝贵时间吗?”

  “卢梭有这么一种说法,就是最重要的教育原则是不要爱惜时间,要‘浪费时间’。意思就是说:误用了的光阴比虚耗的光阴损失更大——教育错了的儿童,要比未受教育的儿童离智慧更远。”张惠从容答道。

奉贤广播电台和奉贤文旅局选址仍在解放路上。摄影:杨亮

  对于上海的听众,尤其是奉贤区的中小学生家长来说,张惠从解放路上传出的“声音”陪伴了他们15年,帮助他们在现代家庭系统教育的漫漫“自学”长路上寻找正确的“航向”。

  “一生即便只走一条路,只要方向是正确的,就要昂首坚持、低头恳践。”对此,张惠深信不疑。

当代奉贤青少年在解放路上演绎民俗,“文艺行街”。摄影:方国政

  “解放路上的良师益友”

  在张惠的回忆里,解放路一直在变:本来路上是没有校舍的,现在有解放路小学,还有少年活动中心……奉贤图书馆落址于此后,她全新的“张惠家教工作室”就在一楼开了出来,要录制声音影像活动内容的时候,推门直接开工就好。

解放路上的奉贤图书馆摄影:方国政

  “在这条路上,我一点一点看到了奉贤的变化,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新生的事物给人民带来幸福感。”

解放路上的“百姓舞吧”——南桥文化广场。摄影:臧林法

  张惠说,正是从彼时,她开始尝试着“更多元”地输出一些科学“家教理念”——路上商铺多,她就跑到商场里谈健康和理想;为解决区里“传帮带”的难,她加入“老园丁德育讲师团”……在她的印象中,“今天的孩子们”的“问题”总是“推陈出新”的:

  “有一个小女生,她妈妈跟我说她看中了一个小男生,闹着要跟他一起出国。‘要是真的成行,恐怕我得卖房填账!’我就把女生请到工作室里聊天,她给我看了许多男生的照片。但是每一张都是背影,我就知道,她只是在暗恋。所以我就跟妈妈说,你不要着急,在青春期这很正常。”

采访中,每每谈到“解放路孩子们”今天的幸福生活,张惠老师总是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之情。摄影:王俊稷

  在张惠的印象中,几乎所有和她聊过天的少男少女及他们的父母,最后都成了她的朋友,而他们的故事,通常也是“由大化小,慢慢化了”。

  时间如白驹过隙,感谢聚沙成塔,以其他形式纷至沓来。2008年到2016年,张惠获奖无数:第一批感动奉贤人物、全国优秀志愿者、上海市杰出志愿者、第八届上海市儿童工作白玉兰奖获奖者……仍然住在解放路上的她,也成了“路上的名人”。

 

《奉贤文明网》上刊载的对张慧老师事迹的报道之一(截图)

  “有一次我走在路上有个人叫我:‘张老师,你停一停’,我回过头一看,是一位没甚印象的男士。他很诚挚地告诉我:‘你不记得我,但我要谢谢你,就是听你的讲座,孩子的青春期我给他度好了。他现在已经工作了,生活得很好。张老师,我要谢谢你!’”

  说到这里,张惠满满的笑意里若有所思。她掏出一个小本子,上面密密麻麻记满了手写笔记,全都是联系人的姓名和注意事项——

  “在这条路上,很多碰到我的人都认识我——所以我在这条路上走的时候,我是昂起头的,我很骄傲;但我也要低头看路,认认真真地给人家做出榜样。”

奉贤南桥镇解放路上的奉贤区教育局正门——张惠老师每日“出工”必经之路。

  “人生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有人数过,二十年里,张惠老师加入了8个市、区和镇级的宣讲团,常年奔波于全区各基层开展志愿宣讲,但张惠却说:一条路,你走的次数多了,你的心就跟它连得就更近了,“在一条为大家服务的路上,我帮助了别人的同时,我也得到了很多”。

  诚然,于张惠而言,解放路、归家路、人生路,早已融为一体。今天,满头银发的她,仍努力传递着“接力棒”——

  褚红辉校长接受第一财经广播记者专访

  褚红辉现在已是上海市奉贤区江海第一小学的校长,同时也是“张惠家教工作室”的骨干之一。她告诉第一财经广播记者,她们正在研修一个关于“家庭教育系统化”的尝试性项目,希望通过志愿者每月一期栏目计划,让工作室下沉到社区,互动、解答家长实时当疑问,让家长们更积极主动地“自我成长”。

四季绿影掩映的上海奉贤区解放路一隅。摄影:张士荣

 

夏天解放路边上的荷塘。摄影:杨珺

  “人活到老一定要学到老。我这个星期就有两次宣讲,讲完,我要把这些内容更新上网,还要做PPT。”

  张惠说,即便眼力已经不如以往,她仍天天看报,家中订阅数份党报与教育类期刊。在《学习强国》APP里,她有三千多分,“我每天必定要看。要创造新的东西,这才是我们的发展。”

  2019年第一季度,一座全新的志愿者服务中心在上海奉贤区解放路上落成开放。在张惠们的努力下,更多志愿服务的参与者们,正通过城市管理、居民自治、老城区整体改造等方式,激活、释放着解放路全新的活力——

解放路上的古华山庄夜景。摄影:方国政

解放路上的奉贤广播电台(远景)来源:上海市奉贤区政府

  入夜,解放路上华灯璀璨,行人悠然。而这时候,也是张惠点亮台灯,为明日教学备案的宁静时分。她的她同志们都坚信,只要在这条“解放路”上坚持走下去,“孩子们的明天”一定越来越美好。

解放路上的古华山庄夜景,远处,今天的广播电视台信号塔矗立在天际线。摄影:许辉

  1949年5月1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主力胜利渡过长江后,对国民党军重兵据守的上海市进行的城市攻坚战。人民解放军发动以消灭汤恩伯主力、解放大上海为目的的“上海战役”。1949年5月27日,上海国民党守城部队投降,上海彻底解放,回到了人民的手中。自1949年5月28日起,上海市人民政府将每年的5月27日定为上海解放纪念日。

  上海的解放,为继续肃清华东国民党军余部,保卫东南沿海国防,彻底粉碎国民党军利用上海继续顽抗、抢夺资财及挑起国际事件的阴谋,恢复和发展国民经济,创造了有利条件。

  上海市奉贤区解放路的“前世今生”

  奉贤区解放路东起金海公路,西至沪杭公路,分街坊东、中、西路,全场5331米。其中,解放中路修缮时间最早可以追溯到1980到1987年,先后修建有沪杭公路(现南桥路)至人民路、人民路至南横泾、南横泾至环城东路,全长1283米,路幅拓宽至20到30米,混凝土路面。其后直至2004年,解放西路、东路等也陆续加修拓宽、其中,最新的解放东路全,长达到了2498米,路面加宽到40至60米,并采用混凝土及厘清混凝土铺面,是奉贤城区连接上海市区最早的主干道路之一。

1994年的解放路上的鸿雁商厦,二楼建有当时罕见的人行天台,时谓全奉贤最热闹的商场。来源:上海市奉贤区政府存档


解放路上的鸿雁商场的人行天台已经拆除,改造成为了新兴餐饮店。摄影:袁新良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