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三个崇明方言小故事 你都听过吗?

三个崇明方言小故事 你都听过吗?

2019/7/11 16:02:35 来源:上海崇明 选稿:袁颖

  崇明方言不仅好听,还体现了一个地方的文化底蕴。方言中许多的词汇,考证其来历,也是乡土文化的一部分。今天和大家讲几个崇明方言小故事~

  第一个故事 摇灶

  什么叫摇灶?用普通话解释就是靠不住、不靠谱的意思。比如说这个人嘴上没毛,办事靠不牢,“我看这件事情要摇灶。”

  那么怎么会说摇灶是靠不住、不靠谱呢?这里面有个故事。

  在很久以前,崇明下沙有一个泥水匠。实际上这个泥水匠手艺一般,但是嘴巴很会说,自称他的手艺在崇明岛上很有名,还说有本事你们自己去做,求我干嘛?这种三不买账的腔调,连他老婆都看不惯。他老婆也经常骂他:“看看你没个正形,你有几斤几两自己到盘秤上称一称,一马桶粪,半马桶屁。”这个泥水匠别人都不怕,就怕自己的老婆。

  有一天,丈人家烧羹饭,夫妻三人去了。烧羹饭要煮饭烧菜,不曾想丈人家的灶头不行了,丈母娘在烧火的时候,烟出不去,呛得鼻涕眼泪一大把,差一点昏过去。然后说泥水匠请不到,女婿一听生气了:“这说的什么话,泥水匠就在家里,你当我这个女婿是假的啊。妈妈,砌一个小灶难不倒我,明天我来砌。”丈母娘看看女婿,摇摇头:“你砌不来的。”女婿说:“你说我砌不来,明天我就要砌给你看。”他老婆想他这个人,平时一直吹牛皮,到底会不会砌,明天让他试试看。就问他:“你给个准话,到底会不会砌?”他说:“你放心,明天我砌给你看。”

  第二天一早他真的去了,带着泥水匠工具,手脚倒挺快的。一天时间一个三眼灶头砌好了。丈人丈母娘一看,哎哟,挺好的。连忙买酒烧菜招待他,这个女婿一边喝酒一边开始吹牛:“我砌的灶头省柴、火旺,一般人砌不了这么好的,用个二三十年保证没有问题。”正在吹牛的时候,突然听见轰的一声,大家吓了一跳。丈人连忙跑到灶间一看,哎哟,刚刚砌好的灶头,灶面以上都倒下来了。他的小舅子瑟瑟发抖、脸色煞白:“我刚刚搬一张桌子,不小心碰在灶角上,只看见灶晃了两晃就倒下来了,还好我逃得快。”

  “姐夫,你砌的什么灶啊?”丈人丈母娘跑过来也骂他:“哼,你这什么本事,还泥水匠,你砌的什么灶?你砌的叫摇灶。”他老婆也过来骂他:“你平时牛皮乱吹,现在做出的事样样都摇灶。”

  摇灶摇灶,这句话就这样传开了。

  第二个故事 黄落

  “黄落”这两个字在崇明话中就是这件事没有希望、不成功的意思。比如说:这件事黄落了。

  这个故事怎么说的呢?从前在崇明有个人姓王,排行老二,叫王二。王二自小出天花,天花好了脸上有疤痕,崇明人叫麻子。因为王二是麻子,大家叫他王二麻子。王二麻子这人记性特别差,前说后忘记,所以大家说他今天不记明天事,托他办事不成事。

  有一年王二家的地里种了几千亩的生瓜,镇上开酱园的牛老板知道了,连忙走到王二麻子家和他约定好:“王二,今年你种了许多生瓜,这样,你等生瓜成熟了都卖给我。我是开酱园的,腌了做甜包瓜你看怎么样?”那时候王二麻子一口答应:“好的。”牛老板知道王二麻子脾气的,先把定金给他,说:“王二,我和你老相识了,低头不见抬头见,我知道你忘性大,定金先给你。”这样挺好,王二麻子把定金点清,凭据条子写好。说:“牛老板,你这么大方,我也客气点,等生瓜熟了,我用小车推过来,你安安心心等在家里,不要急。”

  时间过得很快,几个月过去了,眼看地里的生瓜熟了,别人家的酱园已经收生瓜、腌包瓜了。可是牛老板笃笃定定等在家里,他想已经把定金给这个王二麻子了,他一定会把生瓜送过来的。然而等等不来、望望不来,一转眼十天半月过去了,眼看快处暑了,市面上没有生瓜卖了,你说急不急。牛老板连忙叫了辆小车,到乡下去找王二麻子。

  小车吱嘎吱嘎推到王二麻子宅前,一看铁将军把门,场心上长满了青草,好像家里很长时间没人住了,连忙去隔壁邻居那一打听,才知道王二麻子走了一两个月了,不知道去哪里了。有人说大概到启东娘舅家去了,还有人说今年王二麻子的生瓜长得挺好的。牛老板连忙到生瓜地里一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生瓜地里杂草丛生,瓜藤上生瓜一碰就掉下来了,大部分生瓜都烂在地里,臭烘烘、酸溜溜的。这时候牛老板又气又急,差一点当场吐血。“你这个王二麻子,我上你大当,生瓜也黄落了,生意也黄落了,样样都黄落了。”

  黄落这句话就从这里传开了。对这种办事不牢靠、不成功的人,我们都说这个人黄落了、这件事黄落了。并且对那些办事靠不住的人,称作王二麻子。

  第三个故事 着勾

  我再说个方言小故事,叫着勾。

  大家都知道老师批改作业的时候,对的打个勾、错的打个叉,勾与叉,我们崇明叫着勾,夹脚。

  先讲着勾,很久以前崇明岛上有个粮户,因为吃饭人多,请了两个厨师烧菜,一个是崇明本地人,一个是外地人。俗话说一个碗不响,两个碗叮当。为了烧菜两个人经常要吵架,都说自己烧的菜好吃,是正宗厨师传下来的。

  大家都知道烧羹汤类的菜,我们要用淀粉调和好以后,等汤出锅前放进去,这样吃上去口感好,比如说肉丝豆腐羹、海鲜羹,都是这种做法。为了这个叫法两个人吵起来了,一个说这叫着腻,一个说这叫勾黄。这个粮户听见之后走过来说:“好了好了别吵了,我请先生过来帮你们评评看,到底谁说得对。”因为这个粮户还开私塾,所以家里有个先生。先生请过来,一五一十说给先生听,先生想了半天,等了很长时间说:“今天你们两人说的话都不错,我们崇明人叫着腻,外地人叫勾黄,只是各个地方叫法不同,反正这都是用淀粉做的,你们说是吗?”

  这两个厨师一听,到底是教书先生有文化。后来先生又说:“今天我要谢谢你们,帮我解决了一个大问题。”两个厨师一听呆住了,什么大问题啊?先生说:“你们的勾黄和着腻里,我今天要各取一个字,着腻里取个着字,勾黄里取个勾字,这叫着勾。”从此以后着勾成为先生批改作业的符号,也表示对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