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98.7% 黄浦老城厢福佑中南块旧改正式公告生效

98.7% 黄浦老城厢福佑中南块旧改正式公告生效

2019/7/8 20:19:21 来源:上观新闻 选稿:孟繁嘉

  7月8日上午,位于人民路19号的老城厢旧改基地内人头攒动,当天是福佑中南块基地旧改签约正式公告生效的日子:10时,基地内的大屏幕上定格签约率达到“98.70%”。激动的老城厢居民情不自禁鼓起掌来:他们期盼多年的旧改终于生效了。

  老城厢是黄浦区近年旧改推进的重点区域,今年黄浦新启动的5个旧改项目中,有4个项目位于老城厢,涉及居民近8000户,预计到2021年黄浦区将基本完成老城厢地区大规模的成片征收工作。截至今年6月30日,作为全市旧改任务最重的城区之一——黄浦区已完成旧改签约居民8000户,提前完成全年旧改任务;但下半年黄浦区仍将不松劲,重点聚焦居民旧改意愿强烈的金陵路沿线、建国路沿线以及“毛地”项目等持续抓紧推进。

  “老猫跳到房顶上,房子也跟着抖三抖”

  穿过窄窄的巷子,走进地块内的梧桐路190号,在一排破旧的小楼中,爬上10多级破损的木质楼梯,就到了居民朱洪兰的家。

  朱洪兰今年57岁,4岁起就住在梧桐路,如今一家三代六口人,挤在不足20平方米的小屋内。

  昏暗的房间被隔成前后两间,“前屋”由朱洪兰75岁的母亲居住,最显眼的地方竟然摆着一只改装过的手拎马桶——木质凳子抽掉座椅部分,放置上马桶;“后屋”由朱洪兰的弟弟居住,冰箱、餐桌等生活设施之外,再也放不下固定的床铺,只能在睡觉时支上一张简易床。顺着“后屋”墙边一个陡峭小梯子上去,是一个低矮的阁楼,成年人在里面站不直,朱洪兰与两个女儿带着外孙女共四人已在其中蜗居了9年。做饭的地方称不上厨房,只是房间外、楼梯转角处的一块空地,两户人家合用,见缝插针地摆着厨具。

图片说明:朱洪兰和母亲在收拾东西,准备早点搬家。

图片说明:拥挤的“后屋”摆不下固定的床铺。

  朱洪兰一家这几天正在打包行李,房间内堆满了大大小小的袋子,连朱洪兰母亲睡觉的床都被收拾起来,晚上在一张不舒服的简易床上睡一下;但老人很开心。6月22日,福佑中南块旧改预签约期的第一天,他们全家就去办理了签约手续。

  “我心里真是高兴啊!盼了这么多的旧改,终于成真了!”朱洪兰的母亲说。

  福佑中南块,老旧住房密布、空间狭窄、商居混杂,涉及居民3400余户,基本都在使用手拎马桶与合用厨房,居民旧改意愿非常强烈。

图片说明:成年人根本站不起身的阁楼,是朱洪兰与两个女儿、外孙女等四人的蜗居之处。

  不仅居住空间狭小、厨卫等基本生活设施缺乏,由于旧改地块内的房屋大都有八九十年历史,绝大多数房屋阴暗潮湿、漏雨严重、电线老化,存在严重安全隐患。“我们的房屋都是木质结构,由于年代久远,损坏得厉害。”一位站在弄堂内纳凉的老居民告诉记者,居民对老城厢破旧的房屋喜欢用这样一句话形容,“老猫跳到房顶上,房子也跟着抖三抖”。

  朱洪兰家就遇到了几次险情:一次,家里屋顶的老化电线突然着火,她的母亲在屋内及时呼救,火情得到了扑救;还有一次,合用厨房的木质屋顶整体掉下来,咣当一声,砸烂了两户人家的厨具,幸好当时下面没人在做饭。

图片说明:即将告别从4岁起就开始居住的老房子,57岁的朱洪兰感慨万千。

图片说明:为了让75岁的母亲能够“舒服”一点上厕所,朱洪兰请人帮忙改造了这个手拎马桶。

  福佑中南块属于福佑地块旧改第二期,去年10月该地块第一期的北块启动征收,涉及居民近3300户,集中签约首日签约率便突破90%,不到一周签约率达到99%,目前已基本收尾。

  两年内完成老城厢大规模成片征收

  老城厢里,康家弄18号,76岁的居民王大红与20多岁的外孙蜗居在一间不到13平方米的房间内,房屋条件同样的差。天好的时候,王大红喜欢坐在紧贴窗口的床上,看看蓝天白云与马路对面的高档商务楼宇BFC外滩中心。

  老城厢居民同样有着强烈地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尽管居住空间挤得不能再挤,但王大红每天都要把家里的地擦得干干净净,把鞋子和有用的瓶瓶罐罐整齐地摆放在楼梯两侧,将冬天的衣服包裹在床单里面悬挂在床头,还挤出一片空墙挂了一副画——上面是一只可爱的小狗。王大红很喜欢小动物。

图片说明:尽管身居陋室,王大红也要尽量把房间收拾得干净整洁一些。

图片说明:76岁的王大红在这间不足13平方米的房间生活了40多年,“迎来”女儿与外孙,如今外孙都20多岁了。

  老城厢区域居民居住条件普遍较差,结合成片征收、旧住房综合修缮、拆落地重建等不同渠道,黄浦区先后实施了露香园地块旧改、福佑地块旧改、亚龙地块旧改以及聚奎新村综合环境整治等一批民生工程,超过1.6万户居民的居住条件得到改善。不过,黄浦区旧改和城市更新工作任务依然十分繁重,至去年年底,老城厢内仍有各类旧住房居民2.4万余户,其中无卫生设施家庭1.7万余户。

  王大红的家也在此次福佑中南块旧改范围内,预签约第一天,她就完成了签约,并选择了货币的方式。不久之后,她将拥有一个新家,“我的家一定会干净、整洁,可以摆各种各样画、东西都能收纳起来。”她告诉记者。

图片说明:空间虽小,王大红尽量善加利用,楼梯两旁整齐地摆放着鞋子和生活用品。

图片说明:从王大红家的窗子可以看到一街之隔的BFC。

  王大红们告别的老城厢,未来也会有很大变化。

  黄浦区委书记杲云透露,老城厢是黄浦四大历史风貌区之一,具有悠久的历史文脉和深厚的文化底蕴,保留了小街、小巷以及小尺度建筑等上海最传统的居住生活形态。去年四季度以来,结合市政协关于“老城厢历史风貌保护与旧区改造对策研究”重大课题调研成果,黄浦区在规划形态、功能定位、改造实施路径以及资金筹措等方面进行反复研究。在黄浦区规划中,以复兴东路为横轴、河南路为纵轴,将老城厢区域划分为四大象限,其中福佑地块所在区域为第一象限、露香园地块所在区域为第二象限、文庙所在区域为第三象限、乔家路所在区域为第四象限。目前,各个象限分区域都在有序推进旧改,同时黄浦区正分门别类地梳理与甄别地块内的保留保护建筑,并提出方案,以更好地保护利用好老城厢这块上海本地文化的“摇篮”。

  “下一阶段,我们将继续推动乔家路西块以及蓬莱路北部地区的旧改推进工作,力争到2021年,基本完成老城厢地区大规模的成片征收工作,使老城厢地区居民居住条件得到根本性改善,城区面貌实现根本性转变。”杲云说。

  下半年聚焦“毛地”处置等项目

  实际上,去年以来,黄浦旧改就“加速”跑起来。今年上半年,黄浦先后启动了文庙689街坊、建国路67街坊(西块)、老城厢563街坊、福佑中南块、乔家路东块等5个项目,均在短时间内高比例生效;轨道交通14号线区间段、南浦地块等5个项目已完成收尾。截至今年6月30日,黄浦区完成旧改签约超过8000户。相当于仅用半年时间,就提前完成年初制定的各项任务目标,实现黄浦区旧改历史性突破。

  提前完成全年旧改任务,与创新多种旧改推进模式有关。今年以来,黄浦坚持“留改拆”多策并举,充分发挥好政府、企业、居民三方面力量,凝心聚力、协同推进。在成片征收方面,已经启动的5个项目中,包含了市区联合土地收储、政企合作、区级单独收储、文化公益、社会开发等多种推进模式。如,福佑中南块为市区联合土地储备项目;今年6月30日,预签约首日签约率就达到88.63%高比例的乔家路地块东块,涉及近3800户,采用了市区联合土地收储、政企合作等旧改推进新模式。

  工作成果的取得,也离不开黄浦旧改干部不懈地坚持与努力。“旧改被称为‘天下第一难’,黄浦区党员干部迎难而上。”杲云说,在旧改中,黄浦区党员干部发扬担当精神、拼搏精神、奉献精神,怀着为民情怀,全力抢时间,推动旧改生效,让老百姓早得益。

  黄浦区还不断优化旧改操作流程,如在乔家路地块东块第二轮征询预签约中,首次采用了全程直播的方式,使旧改更为规范、公平、公正,一定程度也加快了旧改签约推进速度。

  尽管已经完成全年任务;但今年下半年,黄浦区旧改推进不会松劲。杲云说,黄浦区下半年将重点聚焦“毛地”处置,聚焦金陵路沿线以及建国路沿线旧改,全力以赴解决好旧改这一黄浦区最大的民生问题。

  (摄影:海沙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