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徐汇武康路113号 一间会客厅故事多

徐汇武康路113号 一间会客厅故事多

2019/5/13 13:26:08 来源:上海徐汇 选稿:顾怡雯

  武康路113号,始建于1923年,曾为苏联商务代表处,由一栋主楼和两栋辅楼及花园组成。如今,这幢二层带阁楼的花园式洋房,散发着安静祥和的气息,园内的草坪依然一片翠绿,四周围着竹篱笆。

  因为有中国文学巨匠巴金先生半个世纪的居住以及文学名人们的往来,人们形容:巴金先生的客厅,差不多是半部中国文学史。“群星闪烁”来自思想的光辉当时,师陀住武康路280弄35号,孔罗荪住泰安路115弄5号,张乐平住五原路288弄3号,王西彦住复兴中路34号,柯灵住复兴西路147号,离得都不远,因此都是巴金客厅的常客。再加上沈从文、曹禺、夏衍、唐弢,以及萨特·波伏娃,客厅里永远高朋满座。

图片说明:巴金的客厅

图片说明:巴金与师陀

  巴金的客厅里,曾留下不少经典照片。周立民介绍,有一幅名为《劫后的笑声》的照片,定格了巴金与师陀、李济生、孔罗荪、张乐平、王西彦等友人谈笑相聚的画面。

图片说明:《劫后的笑声》

  照片拍摄于1978年1月10日,巴金在日记中这样记载:

  午饭后济生来,师陀、柯灵、西彦、罗荪、乐平先后来。管理灯光照明的两位同志和《文汇报》的两位同志也都来了。祁鸣最后来。两点半开始拍电视片,四点半结束。济生留在我家吃晚饭,饭后同他闲谈到九点。看书报。十一点半睡。

图片说明:二楼书房

图片说明:餐厅

  半个多世纪以来,武康路的这座小院,在风风雨雨中见证了一代文学巨匠后半生的生命历程。

  漂泊半生始安稳

  巴金1923年春来到上海,在之后的数十年间,他数次迁居,半生漂泊。直到1955年9月,巴金一家迁入武康路113号,定居于此,生活才安定下来。

  巴金故居纪念馆常务副馆长周立民说:

  巴老喜欢有花园的房子,为了找到这处房子,他们也费了不少心思。

  巴金故居现在还保留着当时租房子的收据,房租颇高,平均每月要140多元。

  (“今收到上海武康路113号房屋1955年7月22日至1955年12月31日止房租计人民币肆佰玖拾元零壹角正,此据”。)

  院内有一株玉兰,佝偻着身子,需要靠绳子的牵引才能勉强保持站立。

  据说,巴老最爱玉兰,花园内的玉兰、樱花等花木,多是他亲手种植。

  安放下一个幸福安稳的家

  巴金一家迁入并定居于武康路113号,长达半个世纪,这里是他居住时间最长、也最具幸福感的安稳的家。巴金在这里写下了著名的《随想录》,他在书中忆萧珊、忆友人、讲真实的故事。

  乔迁不久,在《一九五六年新年随笔》中,巴金描绘了新居生活的欢欣:

  我坐在床沿上对五岁的男孩讲故事,

  躺在被窝里的孩子睁大眼睛安静地听着,

  他的母亲走过来望着他漆黑发亮的眼珠微笑。

  孩子的十岁的姐姐练好钢琴上楼来了,

  一进门就亲热地唤“妈妈”。

  母亲转过身去照料女儿,

  带着她到浴室去了。

  楼下花园篱笆外面响起了一对过路的

  青年男女快乐的歌声,

  歌声不高,

  但是我们在房里听得很清楚。

  门厅挂有黄永玉的画

  老洋房的正面朝南,面前是一块360平方米的草坪。

  当年,巴老都是在北门接送客人。

  厅很小,迎面墙上挂着一幅巴金先生的大幅照片。晚年的巴老一直处于一种沉思状态,很少笑,尤其是畅怀大笑,而这幅照片捕捉到了这难得的一瞬间。

  客厅墙上有一幅两米宽一米多高的国画,这是著名画家黄永玉专门为巴金故居而作的,上面还有一首题诗《你是谁》,整幅作品给人以巨人顶天立地的震撼。

  据了解,黄永玉先生与巴老是忘年交。

  1946年,当时只有二十多岁的黄永玉在上海谋生时,曾借住在巴金先生的文化生活出版社的职工宿舍里,并常来巴老家中。

  巴金及萧珊对他的照顾,至今仍温暖着、激励着他。

  见证中国文学的记忆

  在展厅内,展出的有巴金故居收藏的一部分文献资料和实物,从不同角度反映了巴金的创作和生活。

  旁边的客厅,曾是国际政要、文坛巨子、著名学人经常出入的地方。当时,靳以、柯灵、孔罗荪、吴强、西彦、辛笛、师陀、黄裳等人常来这里,他们切蹉学问,议论时事,共同为文学事业作出贡献。

  据介绍,每年11月25日巴老生日这天,这里更是嘉宾满堂。

  这座房子里发生的故事,留下了很多回忆和文字,可以说,这里成为一个留下中国文学不同时期记忆的见证场所,也是几代读者寄托对巴金和那一代人情感的精神空间。

  大师真迹保存多

  在客厅的壁炉上方还可以看到挂有林风眠先生送给巴老的《鹭鸶图》,这是林风眠的早期作品,现存极少。

  除了林风眠外,故居还保存着包括齐白石在内的书画艺术品200多件。

  另外,具有丰富历史信息和历史细节的各类请柬、票证、版税单、明信片,以及巴金搜集和各国友人赠送的各类工艺品、摆件等超过500余件,内容非常丰富。

  巴老最爱的“太阳间”

  见证《随想录》诞生

  穿过客厅,就可到巴老在晚年的作品中经常提到的“太阳间”。

图片说明:巴金与沈从文夫妇

  1974年6月下旬,沈从文为了治眼病来上海,在一个下午,来到了巴金家。

  当时的巴金家里一派萧凉,爱妻已故,女儿进医院待产,儿子在安徽农村插队,厅堂里冷冷清清。

  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一个眼病困疾,一个形单影只,两位老人把藤椅搬到阳台上,促膝长谈,可惜他俩当时谈些什么,现已无人知晓了。

  这里向南,阳光非常充沛,是巴老非常喜欢的“太阳间”。

  《随想录》的后二卷就是倚着窗下的缝纫机和那张简陋的小桌子,艰难地一笔一笔写出来的。

  巴老在患了帕金森后,扶着助步器缓缓地行走锻炼,也是在这里。

  巴金夫妇感情最深的寓所

  其实,对于武康路的这处寓所,巴金夫妇十分有感情,巴金曾在1956年6月23日从北京给妻子萧珊写信说:

  知道你喜欢我们的房子,

  我很高兴,

  我很喜欢我们那块草地和葡萄架,

  我回来葡萄一定结得很多很大了。

  孩子们高兴,我也高兴。

  希望书架能够在那个时候弄好。

  ……

  我希望在上海安静地住一个时候写点东西。

  萧珊也曾于1959年4月28日致信出差在外的巴金:

  “园子里现在很美,但你回家时,杜鹃一定都谢了……”

  直到晚年,巴金还深情地回忆起曾经在这里的幸福瞬间:

  我想念过去同我一起散步的人,

  在绿草如茵的时节,

  她常常弯着身子,

  或者坐在地上拔除杂草,

  在午饭前后她有时逗着包弟玩……

  写激流三部曲的巴金、讲真话的巴金

  这里成了参观者与巴老近距离接触的地方,人们可以向他献花表达敬意,与他长谈,倾诉心思,又或者与他合个影。无论是写激流三部曲的巴金,还是写《随想录》讲真话的巴金,他都是令人敬仰的。

  如今,巴金故居成为一处遗址性纪念馆,成为巴金文献资料收藏中心、巴金研究中心、巴金文化活动交流中心。

图片说明:黄永玉创作铜雕捐赠故居,名“新世纪不再忧伤”

  在故居后院的一处地方,还开辟了多媒体展示的区域。

  生活需要给文学留点位置

  “生活里,需要给文学留点位置。武康路的独特性,在于它是历史与记忆铺陈的人文之路,值得我们不断去发掘。”

图片说明:巴金手迹

  巴金故居纪念馆常务副馆长、作家周立民说,工作之余,自己常在武康路散步,走到老宅子门口,时常感慨万千,“不经意间就和历史相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