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一秒爱上 徐汇人家门口的公园又美出了天际

一秒爱上 徐汇人家门口的公园又美出了天际

2019/4/15 19:07:29 来源:看看新闻网 作者:汤铭 选稿:王冰倩

  人间最美四月天,2019上海(国际)花展恰逢春风吹满园,来看看上海植物园最新出炉的赏花指南,寻找春日中的芬芳。

  紫藤挂云木,香风留美人

  观赏点:环保区大草坪边

  从紫藤萝瀑布这篇小学的文章开始,不少人就对紫藤(Wisteriasinensis)有了一定认识。文章中所描绘的紫藤花如瀑布般绚烂。当时总觉得作者在夸大其词。直到见到了紫藤真身,才明白其实文章所展现的并不能够完全表现出它的美艳。

  枸骨叶如勾,圣诞红果树

  观赏点:槭树园,草药园等

  枸骨(Ilexcornuta)是冬青属的常绿灌木或小乔木,因为叶片边缘有刺齿,所以也叫猫儿刺、鸟不宿。10-12月份的时候会有红色的果实挂在枝头,加上叶片很有特点,所以很容易识别出它就是圣诞卡片上所画的植物了。

  烟花三月来上植,不输扬州琼花开

  观赏点:广玉兰大道两侧,盆景园南侧等

  琼花(Viburnummacrocephalumf.keteleeri)是扬州市的市花,古语云烟花三月下扬州指的是农历三月,也正是指的现今。而观琼花更是被盛传,作为隋炀帝三幸扬州的原因。郑觉斋的《扬州慢》中更是将其比喻成了一个轻盈明丽、仙气缥缈的美人。周围一圈有花冠的是不孕花,可以帮助中心的可孕花吸引昆虫传粉。

  除了琼花,还有木绣球、地中海荚蒾等众多荚蒾属的植物也正在盛开,主要集中在桂花园和植物大楼周边,欢迎来探。

  农科院的新菜园,可食美观新品种

  观赏点:四号门城市菜园景点

  在四号门城市菜园景点中,展示了众多新型优质观赏兼食用型蔬菜品种。现在正在开花的有香碗豆(Lathyrusodoratuscv.)、旱金莲、琉璃苣、蚕豆、苤蓝、耧斗菜等。还有众多新优品种的生菜等待发掘。

  荷兰鸢尾花初绽,似鸢似蝶叶似剑

  观赏点:喵喵花园景点,蔷薇园北侧河边

  荷兰鸢尾(Irisxhollandica)是鸢尾的一个类群,它相较于其他的鸢尾要更高挑一些,花瓣和叶片都较为修长,以往更多地用于鲜切花的生产,上海植物园也将其作为地被栽植。在2019(国际)花展期间更是将白色与紫色的品种集中栽植于四号门附近景点——喵喵花园中。除了蝴蝶花和荷兰鸢尾,还有髯鸢尾的品种也开始绽放了,鸢尾的季节已经不远了哦。

  海棠花开,娇俏依旧

  观赏点:喵喵花园景点,蔷薇园

  继上次介绍过的垂丝海棠之后,又有很多海棠加入了春色大军,在喵喵花园景点中有很多北美海棠的品种也进入了盛花期,其中有一个品种‘雪球’海棠(Malus‘Snowdrift’)花白似雪,密集成球,观赏效果极佳。

  茎如铁线,花开如莲

  观赏点:喵喵花园景点,木兰园座椅边

  随着天气升温,早花大花型的铁线莲正式进入花期,今年共展出五十余种铁线莲新优品种,目前‘塔尔’(Clematis‘Tae’)、‘爱莎’、‘维罗妮卡的选择’、‘谢德丽思卡修女’、‘格恩西岛’、‘浪子’、‘薛西斯’等品种已经展颜,其他品种亦含苞待放。

  牡丹倾城真国色,绿色名品属春柳

  观赏点:牡丹园

  牡丹的花多为红色系,在上海植物园的牡丹园内培育有一个真正的绿牡丹品种:‘春柳’(Paeoniasuffruticosacv.),它可以说是目前世界上独一无二、名副其实的、真正的绿牡丹品种,而且也是由我国科研人员自己最新培育的、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珍贵的绿牡丹品种。

  杨梅花开,果还会远吗?

  观赏点:牡丹园西侧

  杨梅(Myricarubra)作为一种著名的水果,常常因为果实表面有没有虫而备受关注,因此花关注的就少了。现在的杨梅正值花期,杨梅是雌雄异株,因此有的树上只有雄花而有的树上只有雌花,图示的是它的雄花序。

  荷包牡丹非牡丹,滴血的心似荷包

  观赏点:牡丹园

  荷包牡丹(Dicentraspectabilis)的植株,若是没有开花,仅靠叶片很难跟牡丹区分开来。所以名字中才带有牡丹。但是罂粟科的它一开花,在牡丹丛中就很明显了。虽然没有牡丹的雍容华贵,但贵在以量取胜,以精致有趣取胜。它常常是总状花序的一串,每一朵花都像一颗心在滴血,也像少女的荷包。

  似桂名桂月月桂,樟科月桂做香叶

  观赏点:牡丹园入口处

  月桂(Laurusnobilis)花像桂花,但花期却是春天。在西方的神话中“桂冠”所用即为月桂的枝叶。在中国的神话故事中吴刚伐桂所伐也为月桂。它的叶片就是大名鼎鼎的香料:香叶。但桂皮并非它所产,而是肉桂的树皮。

  兰科植物多娇贵,白及不服铺满地

  观赏点:水杉大道林下

  白及(Bletillastriata)虽身为兰科植物,但一点没有兰科植物的娇贵。在上海植物园直接露地栽植依然长势旺盛。白及地下的假鳞茎有着一定的药用价值,这导致野生的白及遭遇了生存危机。还好现在由于人工栽植比较容易,价格走低,使得野外盗挖的现象有一定缓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