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经半个多世纪风雨的“崇派”黄杨而今整装再出发

历经半个多世纪风雨的“崇派”黄杨而今整装再出发

2019/3/15 14:33:42 来源:上海崇明 作者:欧阳蕾昵 选稿:迪娜尔

  “咫尺黄杨树,婆娑枝干重。叶深圃翡翠,根古踞虬龙。”从唐代到明清,黄杨一直备受宠爱,它不仅是私家庭院的景树,也是盆景的流行树种。“每岁一寸,不溢分毫,至闰年反缩一寸”,我国大部分地区栽种的黄杨一年只长一季,而在崇明,黄杨的生长期从清明前后一直持续到深秋季节,即便在寒冷冬季,仍能见到枝干的一抹抹青翠。

 

  在园艺村,祖孙三代皆种黄杨的不在少数

  崇明园艺村,村如其名,由原合兴园艺场和合兴乡大港村合并而来,其自发形成的花卉产业有着近百年历史,黄杨、水仙和花草,乃是园艺村的“镇村三宝”。上世纪30年代,这个花卉苗木之乡孕育出了“施家花厢”水仙花,一时声名鹊起。到了60年代,随着合兴园艺场的成立,园艺村另一个“看家宝贝”瓜子黄杨开始兴旺起来。瓜子黄杨在我国大部分省区都有分布,然而崇明的黄杨却独具优势:由于地处南方,温度和水土情况良好,与北方品种比,它长得更快;与云贵和“两广”地区的南方品种比,它的抗寒性又更胜一筹,加上质地好,容易造型,崇明黄杨普遍被华北乃至东北选为绿化树种。

  在园艺村,祖孙三代皆种黄杨的不在少数,顾家四兄弟就是村里有名的种植大户,种植黄杨逾百亩,树龄普遍在五六十年以上。今年63岁的顾洪春在四兄弟中排名第二,近20年来,顾洪春这辈园艺村苗木种植户紧抓市场机遇,带动村民开始在村里大面积种植黄杨树,并在原有造型风格基础之上融入江苏如皋地区的造型,形成独有的“崇派”风格,园艺村因此获得“瓜子黄杨之乡”的美誉。

  品质不输人,却养在深闺人未识

  全村2875亩耕地中,黄杨种植达1000多亩;全村790户村民,有675户种植黄杨,园艺村因此成为名副其实的“黄杨村”。2018年,全村造型黄杨销售收入达3000万元,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近4万元,高出全市平均水平42%,黄杨让村民尝到了致富的甜头.不过,“老法师”施鹤生有些担忧,“园艺村因瓜子黄杨闻名商贩圈,崇明黄杨品牌在消费者市场却依旧鲜为人知。”

  施鹤生原是合兴园艺场场长,因为“懂行”,他家中的黄杨树总能卖出好价钱。全村人都在种黄杨,可很多人只会种、不懂价,经常被商贩占了便宜。有一次,一个村民想卖树,找到施鹤生帮忙估价,原本商贩只愿出价1000元的树,最终以2000多元成交。原来,园艺村黄杨产业组织化程度较低,大部分农户卖树仍然守着“守株待兔”或是“提篮叫卖”的销售模式,“散兵游勇”式地各卖各家,难以形成品牌效应,定价权完全掌握在中间商手中。为了让农户少吃亏,施鹤生等“行家”一直鼓励大家多走动,看看别人的树怎么卖、卖多少。

  “许多前来采购的商贩,只是把园艺村当作了‘原材料基地’,购买之后挂上自家产地的标签,再进入市场销售。”看到崇明黄杨变成如皋的、苏州的,甚至东北的,这让顾洪春多少有些失落。有一次,一个常州客商一下子买了80多棵树回去,却始终没让客户记住黄杨的原产地——崇明。

  渴望进修技艺,更期盼为“崇明黄杨”正名

  园艺村里,造型奇特的黄杨苗木随处可见,其中最被人津津乐道的要属百年老黄杨“大地之子”。这棵树高达5米,粗壮的树根周围分出20多个小碗口直径大的树干,它的顶中央是个硕大的球型,蓬径达3米,树干上的云盘错落有致,犹如年幼的儿女紧紧依偎在母亲身旁。顾洪春知道,此树在他爷爷在世时就已经有了,至今已有200多年的历史,它曾有个传奇的经历:在1938年日军攻占崇明岛的那年,这棵当时已有120多年树龄的老树先后被砍伐、被踩踏,最后几乎被全部捣毁,就在人们扼腕叹息的时候,它却枯木逢春,第二年的春天枯死的树干上长出了新芽,随后的70多年里,它的生命力更是无比顽强与惊人,从一个单独的老树根生长为几十个树干。2001年,一个园艺行家看中了这棵坚韧不拔的老树,便将其买下进行整形修剪,经过10多年的精心培育,又形成了如今的“子孙满堂”。

  “精修”后的树,才能卖个好价钱。然而园艺村里的黄杨大多造型单一,一些原本十分有潜质的树也因为造型不当,影响了产品价值,令人颇为惋惜。一直以来,村里只有一支几十人自发组建的造型队伍,他们年龄偏大,造型技艺全凭自个儿摸索。去年6月,上海植物园造型大师、中国盆景艺术大师赵伟首次来到园艺村开展专题讲座。课上,赵伟手把手专业指导,亲身示范黄杨造型的全过程,“干货”满满的生动讲解,让村民大呼过瘾。很快,园艺村所在的港沿镇行动起来,与中国花卉协会盆景分会和上海植物园达成合作,将通过引进专家对从业人员进行培训以及建立大师工作室直接参与黄杨产业发展的方式,提高崇明造型黄杨的高层次人才储备规模。同时,港沿镇还打算邀请村里造型黄杨的“土专家”一同参与编制黄杨造型技术规程,开设黄杨课堂,定期为种植户们开堂授课,让“崇派”黄杨造型技艺得以更好传承。

  前人栽好树,后人可乘凉

  从大港公路进入,一条慢行步道“大地艺术环”串联起黄杨驿站、紫藤水居、黄杨课堂等景致,一旁的赵公堤、砖瓦艺术园古色古香。经过生态治理的东沟、跃进河清澈见底,辅以木栈道、亲水平台,形成一个“园在村中、宅在园中”的全域园艺公园。今年,围绕黄杨产业发展,园艺村干了几件大事:黄杨协会成立了,“黄杨公众号”开始发布动态信息、园艺常识;一个黄杨交易平台正在委托第三方进行后台设计;修订后的黄杨教科书将包含黄杨文化、黄杨造型和栽培技术的文字娓娓道来;黄杨大师团队和一份黄杨培训计划正在最后酝酿中,力求将“朴实、坚韧、自强、创新”的黄杨精神不断传承下去。

  对于黄杨,顾洪春有一种特别的情怀,他是村里最早研究弯根技术的,“造型一棵树往往需要十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摆弄着摆弄着,感情就很深了。”和顾洪春一样,与黄杨相伴已成了施鹤生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有时候他出门几天,一回去第一件事不是踏进家门,而是先去地里看一看,摸一摸自己的树苗。平时,老施每天都要仔细查看自己做好造型的瓜子黄杨树,就像对待自己的小孩一样,轻轻去除多余的种子,精心呵护它成长。曾经有人多次提出想买老施那棵毛笔造型的瓜子黄杨树,即使客户开出的价格高出心理价位很多,施鹤生也因为内心的不舍而久久无法敲定交易。这份始于情怀、忠于坚守的执着,为这片黄杨之乡增添了一份别样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