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在崇明他们的春节这样过

在崇明他们的春节这样过

2019/2/11 10:45:50 来源:崇明报 作者:丁沈凯 选稿:迪娜尔

地铁司机金玥豪驾驶地铁

崇明巴士公司票务员金文贤清点现金

客机飞行员沈俊华在飞行学校接受培训

  与家人团聚本是春节最大的意义,但也有一些崇明人,他们在假期工作在各自的岗位上,一家人的年夜饭唯独缺了他们。但他们用坚守,换来万家的团圆。

  梦想将地铁开回家

  我们中的很多人,经常甚至每天会乘地铁,可你见过地铁司机吗?有人说,地铁是全自动电脑控制的,根本没有司机。那么,地铁上究竟有司机吗?

  地铁还真有司机,崇明人金玥豪就是一名地铁司机。地铁司机的工作说轻松也轻松,说难也难。金玥豪介绍,周一到周五,上海的各条地铁线是“自动挡”,驾驶员只要按下发车按钮,地铁就可以自动运行,但是到了周末,地铁就会处于“手动挡”,进站停车,出站开车等操作需要驾驶员亲自完成。至于为什么要在“自动挡”和“手动挡”之间来回切换,金玥豪表示,这是为了让驾驶员不会对操作生疏,以应对突发情况。“我们不仅是驾驶员,也是修理工,最好能在第一时间就把故障排除掉。”一次,金玥豪驾驶的地铁就出现了意外情况,无法正常行驶。眼看就要影响到后面地铁的行驶,金玥豪凭着丰富经验和娴熟技术,不动声色地就将故障排除了。

  对于地铁司机来说,能不能回家过年,全凭运气。一年365天,金玥豪没有节假日,只有不断重复“做二休二”这样的工作节奏。今年除夕夜,金玥豪就在他的“豪华座驾”上度过。“我们实行的是半军事化管理,平时都住驾驶员宿舍,我是一个退伍军人,还是挺能适应这种状态的。”作为年轻人,金玥豪也有着大部分年轻人共同的爱好,爱旅游、爱唱歌,爱和三五知己聚会。不过这些到最后,统统会归为一句“就是没有什么时间”。

  作为“内部人士”,金玥豪听到过更多关于崇明建地铁的信息。他希望有朝一日,能亲自将地铁开上家乡的土地。“春节时,将一车车的家乡父老送回家过年,然后自己下车,走几步就看到家了,想想就很酷。”

  年初一得和“钱”打交道

  “新年好!今天你俩上班啊,我来交票款。”“新年好,来,单子给我,现金放金姐那里,你可是春节第一单呢。”年初一上午9点多,南门汽车站票务中心内,票务员秦霞一边和乘务员小王问好,一边和搭班金文贤开始投入到忙碌的票务结算工作中。

  票务中心是公交营运管理的后方力量,它承担着每天、每条线路、每辆车、每位司乘人员的票据结算、票款清点收缴等工作。公交车365天营运,票务中心也是全年无休。

  在接过乘务员手中的结账单和票板后,秦霞迅速在票务结算系统内,输入该乘务员的工号、不同车资车票的票号。她的手指在键盘上跳跃,眼睛在电脑屏幕和结账单以及票板上来回穿梭。“一共201元。”在确认总金额后,她立刻在单子上打个勾传给搭班,整个过程不超过半分钟。

  对面的金文贤也没有闲着,她主要负责清点乘务员交纳的现金,其中,有10元、20元的纸币,也有零散的硬币。她先将几张纸币褶皱的角翻开,叠好放平,再将摆放在硬币盒内的硬币仔细清点。既要确保收进来的现金总数无差错,又要保障入库的都是真钞,在别人眼里“不过就是点钱”的活儿,金文贤却丝毫不敢怠慢。春节期间,公交客流要比平日里多一些,因此,公司会增加加班车,班次多了,结账单也会增多,票务员的工作就更加忙碌。每天中午11:00到11:45分是一个高峰期,上午结束值勤的乘务员一般都选择这个时间段来交票款。面对预料之中的忙碌,两人分工合作,配合默契,一刻不停地重复几个固定动作。

  忙完手头的工作,秦霞解锁手机屏幕,这才发现家人已经发来多条微信叮嘱她早些吃午饭。“每年春节都是如此,能为公交正常运行出一份力,我觉得挺自豪的”。

  下了飞机直奔家

  岛内出行离不开公共交通,去远方看望亲朋好友,则常常需要坐飞机。春节期间,正是航空公司最忙碌的时段,崇明籍的客机飞行员沈俊华自然没闲着。

  沈俊华能成为飞行员,充满戏剧性。高中毕业时,他陪着好友去参加飞行员招考,结果朋友体检未过,他却被成功选上。对于去不去报到,沈俊华有过犹豫,但喜欢挑战的性格最终还是让他决定去征服蓝天。随后就是漫长的“打怪升级”,沈俊华先是在国外接受了一年多系统的飞行培训,然后驾驶小飞机,再进入航空公司工作,直到现在成长为海南航空的一名波音737客机副驾驶。

  沈俊华介绍,飞机的起飞和降落都需要飞行员操控,虽然飞行途中是自动驾驶,但飞行员依然需要全程保持注意力高度集中,修正航向,并应对各种突发状况。

  在常人看来,飞行员和空姐光鲜亮丽,既有高薪,又可以到处旅游,是一份十分令人羡慕的职业。但沈俊华说,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行内人自己知道。飞四天休两天的高强度工作,让沈俊华下了飞机后只想赶紧回家睡觉。“那种美丽的邂逅,都是电影里演的,工作完话都不想多说一句,哪里来什么邂逅。至于你们看到的飞行员和空姐在飞机上美美地自拍,也不是真实的状态,公司有规定,不准随便拍照。”沈俊华笑着解释。

  业余时间,飞行员还要不断地学习最新专业知识,“感觉自己一直处于上学的状态,业余时间大部分都用来学习了。”由于工作的关系,沈俊华目前定居在海南,回崇明家中的机会寥寥。不过公司有时候也比较人性化,会不定期让飞行员飞去往他们家乡的班次。新年里,夜幕下,沈俊华的父母早早地在机场等候着。别人在等归来的旅人,而他们在等飞行员儿子。将儿子接回家,吃上一顿不算丰盛但是热气腾腾的晚饭,聊几句家常,然后第二天,儿子又像候鸟一样飞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