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历史文献

浦东开发开放20年

2020/4/13 14:37:13 来源:上海市地方志

  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历史,经济特区以其特定的作用占据一席之地。20世纪90年代上海浦东的开发开放,是邓小平审时度势树立的中国改革开放的一面旗帜。以下作一回顾,记述1990—2010年浦东开发开放走过的20年历程与研究等。

  一、浦东开发开放背景

  中国在20世纪80年代先后建立深圳、珠海、汕头、厦门和海南5个经济特区作为沿海开放带的排头兵,在此基础上形成的沿海地区发展战略,成为20世纪80年代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支撑点。20世纪90年代上海浦东的开发开放,是邓小平审时度势,亲自树立的中国改革开放的一面旗帜。通过开发浦东,让上海这个中国最大的经济中心城市充分发挥优势和作用,在发展自己的同时带动长江三角洲和长江流域经济的起飞,并逐步形成经济特区—沿海开放城市—沿海开放区,内地逐步推进、渐次发展的对外开放的新格局。江泽民在2000年文莱APEC会议上讲话时指出:“浦东是上海现代化建设的缩影,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象征。”习近平2010年9月在上海考察时强调,改革开放是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必由之路。浦东已进入开发开放二次创业的更高发展阶段。

  浦东与上海浦西仅一江之隔,但由于历史的原因发展却有天壤之别。中共中央、邓小平高瞻远瞩、大力支持,将开发开放浦东从地方发展战略上升为推动中国20世纪90年代改革开放纵深发展的跨世纪的国家发展战略。

  开发浦东是开创中国改革开放新格局的重大国家战略。开发浦东实践表明:中国更加坚定地走改革开放、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开发浦东是为了接轨世界潮流,带动全国改革开放再上新台阶;开发浦东既是邓小平基于对上海综合优势的充分肯定,更是寄寓对上海担当中国改革开放领头羊的无限希冀。

  开发浦东是上海走出困境重振雄风的战略需要。上海改革开放之初,深受百年老城自身发展带来的资金不足、资源短缺、城市臃肿、交通拥挤、环境污染等矛盾的制约,逐渐陷入发展滞后的窘境。自20世纪80年代前期起,上海历届市委、市政府不断探索重振上海雄风的道路,先后探讨了北上、南下、西扩、东进等多种方案,其中东进即指跨越黄浦江,开发浦东。1984年12月上报中央的《上海经济发展战略汇报提纲》首次明确开发浦东的战略构想,得到国务院批复同意。1986年10月,国务院在《关于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方案的批复》中提出“要特别注意有计划地积极建设和改造浦东地区”。

  中共十四大以来中共中央明确了浦东开发的战略定位。邓小平南方谈话后,中国的对外开放再次出现高潮。1992年,中共十四大明确了上海“一个龙头、三个中心”的战略目标。1997年,中共

  十五大要求:“进一步办好经济特区、上海浦东新区。鼓励这些地区在体制创新、产业升级、扩大开放等方面继续走在前面,发挥对全国的示范、辐射、带动作用。”进入21世纪,中共十六大明确:“鼓励经济特区和浦东新区扩大开放等方面走在前列。”中共十七大从改革创新的层面对特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更好发挥经济特区、上海浦东新区、天津滨海新区在改革开放和自主创新中的重要作用。”为浦东开发开放的新一轮发展指明了方向。浦东开发开放后,中央政府先后于1990年、1992年和1995年三次比较集中地赋予浦东一系列特殊政策。2005年6月,国务院批准浦东新区进行综合配套改革试点,这是中央在新形势下进一步推进改革开放的重大战略部署,赋予浦东为全国深化改革攻坚探路的重要使命。所有这些指引着上海人民抓住机遇、加快发展的实践。

  二、浦东开发开放历程

  浦东开发开放把上海推向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按照邓小平的嘱托,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指引和大力支持下,市委、市政府在全市范围内调动人力、物力、财力和智力,积极借鉴国内外开发区的成功经验,探索创新,在短短20年间,在一片农田、滩涂上建起一座现代化新城区。20年来,浦东的开发开放大致经过3个历史阶段:

  第一阶段,白手起家的创业时期(1990—1995)。

  这一时期特点是高起点作好开发浦东的科学规划,逐步推开软硬件环境建设。

  建构党政管理体系。1990年4月18日,李鹏总理在上海宣布开发开放浦东的决策。当月,上海成立市浦东开发领导小组和市浦东开发办公室,负责浦东开发的规划、政策和组织准备。1992年11月,经国务院批准,撤销川沙县建制,建立浦东新区,其行政区域包括原川沙县全境,原上海县的三林乡以及杨浦、黄浦、南市3个区的浦东部分,面积522.75平方千米,户籍人口156.2万人。1993年1月,中共上海市浦东新区工作委员会、上海市浦东新区管理委员会成立。同年3月,浦东新区同上述三区二县的社会管理职能交接顺利完成,“两委”开始全面履职。

  编制修订完成规划。1990年5月,浦东开发规划研究设计院挂牌成立。市科学技术委员会对浦东发展规划进行全面的战略性研究,坚持以高标准、系统化的规划指导浦东高起点开发。浦东新区总体发展规划经市人大常委会审定通过具有法律效应。规划明确把浦东建成集中央商务区、自由贸易区、出口加工区、高科技园区以及海港、空港、铁路枢纽于一体,城乡协调发展、具有高度文明和国际水平的现代化新区。总体规划编制完成后,浦东新区各职能部门陆续编制各专业的详细规划。

  开展基础设施建设。浦东开发后,上海集中力量进行新区道路、供水、供电、供气、通讯等“七通一平”的市政基础设施和重点小区的基础开发。1990年9月,成立陆家嘴、外高桥、金桥3个开发公司,负责上述浦东三重点地区的综合开发和经营管理。以交通、能源和通讯项目为主的“八五”计划第一轮十大重点基础设施工程及各项配套设施项目分别有:南浦大桥、杨浦大桥、杨高路拓宽改建工程、外高桥港区、合流污水工程浦东段等,均提前完成,大大改善了投资硬环境。

  初建市场规范环境。1990年9月,国务院有关部门和上海市政府发布了第一批浦东新区开发开放的9个法规等文件。同年,在外高桥率先建立中国第一个保税区。保税区的设立与运营,对于形成良好的投资环境,扩大招商引资和拓展功能运作发挥了明显成效。在中央给予浦东开发优惠政策同时,上海也相继出台对外商和国内投资者逐步实行“国民待遇”、“市民待遇”的措施、招商引资等有关政策法规,海关、市外资委、市协作办、市财政局等部门在外高桥保税区和张江高科技园区试点企业设立登记制,为中外投资者提供“一站式”管理和“一条龙”服务。

  第二阶段,基础和功能并举的重点开发时期(1996—2001)。

  这一时期主要特点是,基础开发与功能开发齐头并进,在使浦东城市形态布局、重大基础设施建设、交通网络建设发生根本性变化的同时,重点打造由金融贸易、现代工业、现代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等构成的城区新功能。

  大规模推进基础设施建设。从1996年起,新一轮以“三港二线”为标志的十大基础设施工程全面展开,浦东国际机场(空港)一期工程、浦东信息港、深水港一期工程、地铁2号线一期工程、外环线以及世纪大道、黄浦江观光隧道和东海天然气等先后建成投入使用。10年间,浦东新区新增道路1000千米,绿化地区从44平方千米扩大到近100平方千米;新建各类建筑5000万平方米,近千幢大楼拔地而起。2001年借APEC会议主会场设在浦东之机,上海科技馆、新上海国际博览中心一期等建成开馆;磁悬浮列车等大力推进。浦东的基础设施实现了从基础型向枢纽型的跨越。

  加快重点小区功能开发。重点小区的开发是支撑整个浦东开发开放的基础。按照“开发一片,建成一片,投资一片,收效一片”的滚动开发方针,全国唯一的陆家嘴金融贸易区,着力开发金融、贸易、商业等第三产业集聚的服务功能;外高桥保税区,逐步拓展国际贸易、保税仓储、出口加工三大功能,加工贸易出口快速增长,物流分拨功能进一步增强;金桥出口加工区,着重发展具有资本和技术的密集型出口加工工业,成为上海外向型高新技术产业的重要基地之一;张江高科技园区着力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和创新功能,1999年8月,市委、市政府颁布“聚焦张江”战略决策,明确其以集成电路、软件、生物医药为主导产业。

  体制改革先行先试。由于资金有限,基础设施建设不到位,浦东新区难以具备大规模招商引资的条件。对此,浦东在全国率先实现土地、资金、技术、劳动力等要素的市场化,采取组建公司进行商业性开发、由政府进行宏观调控的模式,形成“土地空转、批租实转、成片规划、滚动开发”的新路子。通过企业上市和银行信贷、吸引内资、引进外资等多渠道融资战略,为重点企业、重大工程、重要项目筹措大量资金,使资源通过市场得到最优配置。大批国有、集体企业通过与外资嫁接和资产重组,实现现代企业制度的改造。

  扩大对外开放领域。浦东对外开放重点从一般生产加工扩展到服务贸易领域,外商投资的制造业90%以上属于世界先进水平。通过与外商资本的嫁接,浦东新区已经成为上海信息产业、现代生物医药工业、家电制造业和汽车及零部件制造业的重要基地。服务贸易开放已扩大到金融、保险、贸易、商业、房地产、电讯、中介服务以及教育、医疗等诸多领域。大量外资外技的进入,促进上海的工业结构向高级化、集约化方向发展,带动汽车、通信和精细化工等行业的技术水平跨入世界先进行列。

  第三阶段,更上一层楼的发展时期(2002—2010)。

  2002年市第八次党代会后,浦东从大开发阶段进入重功能、重管理、重创新的新阶段。这一时期主要特点是,产业发展由奠定基础转入重点提高创新能力,发展动力由主要依靠中央财政政策优惠支持和投资拉动转入主要依靠体制创新和扩大开放的综合优势,资源配置、要素整合、双向辐射、服务全国的功能不断强化。

  实施“聚焦张江”战略。按照“国内领先、世界一流”的目标集中力量建设张江高科技园区,吸引一批知名的、技术领先于国际国内的集成电路、生物医药、软件、文化创意、金融服务等企业入驻张江。2006年上海高科技园区整体更名为上海张江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以核心区张江高科技园区的建设带动和辐射其他各园区发展,推进以自主创新为核心的“二次创业”,促进校区、园区、社区“三区”联动发展,加速科技成果转化和技术外散,促进中小科技企业快速成长。张江正成为技术创新的示范基地;科技成果孵化与转化基地;科技创业人才、研发机构和科技企业的集聚基地;产学研一体化综合改革的试验基地。

  推进金融中心建设。以陆家嘴金融贸易区为载体推进金融改革和创新,带动信息、物流、专业服务等行业加快发展,促进航运中心、总部经济等综合服务功能的拓展和提升。陆家嘴成为国内金融机构最密集、金融要素市场最完备的地区之一。

  加快主办世博城市建设。上海2010年成功举办世博会为浦东的开发开放提供了新的历史机遇,世博会会址总面积65%设在浦东新区。这一时期抓住筹办世博会的历史机遇,一手抓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一手抓环保整治和城市管理。重点建设以浦东国际机场、外高桥港区、上海信息港为核心的功能性、枢纽型重大工程以及一批越江工程、轨道交通、高速公路等市政基础设施,初步形成融入全市、面向世界、辐射长三角的基础设施网络体系。利用世博效应,浦东正进一步拓展商务、会展、旅游、文化等综合功能,完善枢纽型网络的基础设施建设,提升城区综合服务能力。

  开展浦东综合配套改革试点。迎接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机遇与挑战,浦东进一步改善投资、政策、工作、生活和人文等综合投资环境。国务院批准浦东综合配套改革试点后,国家14个部门先后在浦东开展21项改革试点,为全国改革开放探索前进方向。按照中央要求,上海拟定浦东综合配套改革试点三年行动计划,明确6个方面60个具体改革事项,主要包括政府体制、市场体制、企业体制、中介组织体制、公共部门体制、科技创新体制、人力资源开发体制、城乡统筹发展体制、涉外经济体制、社会保障体制等。至2010年已经完成或正在展开。

  20年来,浦东开发开放实现了经济能级、城市功能、城市形态、内外开放和社会发展等历史性跨越。浦东成为上海乃至全国对外开放的重要窗口和重要标志,成为上海建设国际经济、金融、贸易与航运中心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地域载体。从中值得借鉴的成功经验和做法有坚持解放思想,不断开拓创新,是浦东开发开放的重要动力;坚持“三个先行”,遵循面向世界,是浦东开发开放的有效路径;坚持东西联动,加强“三个服务”,是浦东开发开放的出发点和归宿点;坚持统筹兼顾,推进协调发展,是浦东开发开放的优势所在。

  三、浦东开发开放研究

  上海党史界与学界对浦东开发开放研究论文有:邹荣庚的《试论浦东开发开放决策的时代意义》(《上海党史研究》1994年第4期)是较早的一篇。文章认为,开发开放浦东的战略决策,是对中国历史和世界经济发展规律的深刻反思和科学揭示;是准确把握时代特征,抓住机遇,加快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举措;是中国走上全方位对外开放新阶段的重要标志。邹荣庚在《宏图凝重志,飞跃无尽期》(《中共党史研究》2000年第2期)中对上述观点进一步深化。周禹鹏的《坚定不移地贯彻党的思想路线,推动浦东开发开放快速前进———纪念浦东开发开放十周年》(《上海党史研究》2000年第2期)从坚持和实践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角度论述浦东开发开放的战略意义:使中国在世界政治格局中站得更稳;初步形成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对外开放新格局;增强中国经济的综合实力,并总结10年来在浦东开发开放的思路、方针、战略、布局、资金和社会管理上进行的一系列的探索与创新。2002年5月19日,《解放日报》发表严爱云的《上海走向现代化的第三次大跨越》,以新引擎:浦东开发开放;新谋略:编制城市总体规划;新调整:实现产业结构升级;新转型:城市功能进一步凸显;新热土:外资纷纷看好上海;新建设:基础设施建管并举;新特征:“三特”展示发展新路7个部分论述上海以浦东开发开放为转折,实现党的工作重心转移,现代化建设持续高速发展的全景。2008年,严爱云的《浦东开发开放的历程与经验》[《现代上海研究论丛(7)》]分析浦东开发开放的战略地位,回顾浦东开发开放的主要历程和特点,并总结值得借鉴的成功经验和做法,如坚持解放思想,开拓创新;坚持“三个先行”,面向世界;坚持东西联动;坚持统筹兼顾,协调发展等。还有从对外开放、浦东新城区开发建设、对上海的影响等视角进行的相关研究。

  上海党史界与学界对浦东开发开放研究论文比较多,浦东新区管理委员会署名,浦东新区史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编,1995年、1998年内部准印的《浦东开发开放论文选(一)》(1985—1995)、《浦东开发开放论文选(二)》(1996—1997)内容为:浦东开发开放决策思想与基本理论;推进战略与重要政策;目标确立与工作研究(全面实践与工作探索);两手抓与社会全面进步;学习借鉴与比较研究。还有浦东党史地方志办、浦东图书馆编,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出版的《浦东开发开放研究资料索引》(1985—2010),汇集学术期刊、学位论文、会议论文中专门论述浦东开发开放以及浦东开发开放进程中论及浦东各行业领域的研究论文资料题录共计7000余条。内容涵盖政治、经济、文化、科学、教育、人文、管理、工程技术等诸多学科以及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

  上海党史界与学界对浦东开发开放研究著作较广泛。1995年,姚锡堂著《创造辉煌:浦东开发开放五周年理论概述》,由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出版。1998年,陈少能著《上海改革开放二十周年系列丛书(浦东卷)》,由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和中共上海市浦东新区工作委员会编辑,上海远东出版社出版,记载党中央的战略决策、市委与市政府战略部署所取得的主要成就。全书分为改革、开放、经济发展、基础设施建设、小区开发和社会全面发展六大部分。2000年9月,中共上海市浦东新区工作委员会和上海市浦东新区管理委员会编的《浦东开发开放10年》由上海远东出版社出版,是一部反映浦东开发开放从决策到推进全过程的总结性资料性全书。2001年,万管炜和袁恩桢著《透视浦东思索浦东》,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2004年,胡炜著《走过10年:浦东开发开放实践录》(全2册),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2007年,赵启正著《浦东逻辑———浦东开发与经济全球化》,由上海三联书店出版。2008年11月,在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之际,市委党史研究室主编《开发开放:浦东迈向现代化》一书,由上海书店出版社出版。该书辑录市领导决策层、区县产业实践操作层的思考体验,专家学者的研究成果和公众观察体验报道及部分回忆等多方面内容的文章57篇,向人们展示浦东改革开发开放18年的历程。其中有汪道涵的《我国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又一重大部署》,黄奇帆《搞好金融是经济改革和发展的关键》,中共上海浦东新区工作委员会的《高举邓小平理论伟大旗帜走出浦东开发创新之路》,杨堤的《见证历史见证辉煌》等。2008年11月,徐建刚、严爱云、郭继的《上海改革开放三十年》,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其中第三章《开发开放浦东》分三节:面向新世纪的重大国家发展战略;浦东改革开放的先行先试;缔造浦东开放的辉煌成就,论述浦东实现高起点、跨越式的发展。2010年3月,中共上海市浦东新区委员会党史办公室和上海市浦东新区地方志办公室编印《浦东开发开放20年大事记(1990—2009)》,系纪念浦东开发开放20周年丛书,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该书概要记述浦东开发开放20年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发展各方面的大事要事2822条,力求反映浦东开发开放的历史全貌。2010年,纪念浦东开发开放20周年丛书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其中有:苏宁等著《浦东之路:政府制度创新经验与展望》,陶希东著《浦东之路:社会建设经验与展望》,浦东一日编委会著《浦东一日》。

  上海党史界与学界还编印浦东开发开放宣传教育类著作,比如,1994年,唐国良主编《话说浦东》,由上海三联书店出版,话说浦东昨天、今天与明天。1998年,浦东新区史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编“浦东百题系列丛书”,内部准印:《浦东开发百题》、《浦东大事百题》、《浦东地理百题》、《浦东人物百题》、《浦东街镇百题》、《浦东城建百题》、《浦东基建百题》、《浦东物业百题》、《浦东工业百题》、《浦东财贸百题》、《浦东旅游百题》、《浦东金融百题》、《浦东农业百题》、《浦东交通百题》、《浦东文化百题》、《浦东教育百题》、《浦东社会百题》、《浦东科技百题》。2010年8月,黄宏的《大江入海流:纪念浦东开发开放20周年》在上海首发,由上海科技文献出版社出版,该书分为4章,描绘浦东开发开放20年的辉煌成就,细致勾勒浦东开发开放20年给人们生活和精神面貌带来的巨大变化。

  四、浦东开发开放展

  上海浦东展览馆(浦东开发开放展):位于浦东新区合欢路201号。1990年4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宣布开发开放上海浦东。20年来,浦东开发开放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被誉为“中国改革开放的象征”和“上海现代化建设的缩影”。2009年4月,国务院批复同意南汇区并入浦东新区,浦东开发开放进入二次创业的新阶段。2010年,浦东新区在浦东展览馆举办“浦东开发开放展”,系统总结浦东开发开放20年的光辉历程和取得的重大成就,展示未来10年浦东开发开放的美好前景。浦东开发开放展为常年开放的展览,由成果展、规划展、产品展3个部分组成,总展出面积约5000平方米。此外,上海浦东开发开放15周年展筹委会工作办公室编印《上海浦东开发开放十五周年展“新起点·新发展”》,由上海画报出版社2006年出版;浦东展览馆筹集处等编著《浦东展览馆建设志》,由同济大学出版社2006年出版。